也许终将遗忘,但我曾在这里。

【东方】寂静之后

一阵白光之后,是无止尽的黑暗……

浑沌之中,我收集着意识的残片,一点一滴拼凑成自我,已不记得上次进行此工作是在何时,阳光的气息夹杂着紫檀木的清香,连同布料的柔软温暖地包覆周身,如同恶魔的诱哄,在好一番挣扎之后才得以撑开眼皮。

占据视野的仍是一片漆黑,我困惑地揉了揉眼,四周安静的出奇,就算是远离喧嚣的地下图书馆,也少有如此静谧的时刻,虽然感到疑惑,但眼下还是先确认喘息的状况再作打算。

打定主意深吸了口气,一股力量突兀地撞至胸口,害我一时之间呛咳不止,待好不容易缓过来,我抬头瞪视着罪魁祸首。

什么也看不见。

若不是她那只小小的手掌仍在轻抚我的后背,我恐怕会以为她已畏罪潜逃,化身烟雾与黑暗融为一体。

也许是注意...

【东方】黑玫瑰

最近在露台的小圆桌上,多了一只白瓷蓝纹的细頸花瓶,那朵玫瑰便静静地睡在其中。

我从窗帘的缝隙间瞪着它。

漆黑花瓣散发着天鹅绒般的细腻质感,点点露珠反射月光,如同点缀其上的金箔。

“大小姐,您今天也在房间内用餐吗?”

“对。”

回答的同时,我的视线依然没有从玫瑰上移开。

今天已经是第七天了,那朵玫瑰仍旧保持着些微绽放的模样,丝毫没有凋谢的迹象。

“您为什么不直接在露台上欣赏呢?”

待我心满意足的转身回到茶几旁,小口小口地将红茶饮用完毕后,咲夜才将脸上的疑问脱口而出。

“那可是帕琪送的哦!”

看咲夜似乎未能马上理解,我只好继续解释。

“说不定会散发出针对恶魔的毒气,或是茎叶突...

【东方】【蕾帕】蓝月

月光下,她独自趴在钟楼塔顶,任凭淡蓝的月色渗透进翅膀的每一根绒毛中,轻快的歌声倾泻而出,好似十分享受。

「上来吧,下面的景色可没这里好喔,帕琪。」

脸庞依旧埋进双臂,蕾米莉亚眼皮连睁都没睁便开口说道。

「今晚可是难得的蓝月呢。」

收敛了平日的张狂与傲气,此刻吸血鬼看上去难得的温驯,月光将周遭的一切染上她的发色,颇有几分身处童话中的梦幻。

「咲夜让我来唤你,再不回去,红茶可是会冷掉的,蕾米。」

「知道了。」

 虽是如此应道,但吸血鬼丝毫没有起身的打算,同样的姿势动都没动。

 侧身坐下,帕秋莉摊开手中的书本,就着月色翻过一页又一页……

「红茶……冷了吧?」...

【东方】Symbiosis ~共生螺旋-章四 盘算

她在黑暗中摸索前进。

参天大树遮蔽了星空,使她无法确定行进的方向,火精灵的细微光芒提供了最低限度的保暖与照明,让她不至于冻死在这片不知名的树林之中。

冰冷的空气彷佛要将她的肺撕裂,即便如此,她也不敢加强火光的强度,深怕被远处的狩猎者窥见。

帕秋莉不知道究竟过了多久。

拔出陷入腐败落叶和湿软泥土中的双脚,踏出的每一个步伐都越发沉重,但她还是没有停下脚步。

即使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

「乖乖地在逃命呢,好孩子,好孩子。」

突兀响起的声音仍旧是那副玩世不恭的语气,在寂静之中更显清晰,黑暗逐渐凝聚成形体,转化为女人的身姿。

「瓦莎吉斯.菲克特。」

心跳加速,血脉贲张,愤怒与憎恶霎...

密室

她被关在一个狭窄的房间里,闷热、拥挤、难以呼吸。  

她不记得自己在这里待了多久,也不记得为什么会被关在这里。 

也许是报应吧——她自嘲地想。 

把自己的妹妹关这么久,于是这次轮到她了。 

粗糙的地面喀得她发疼,她不禁想着,这四百九十五年那孩子究竟是怎么熬过来的,她会是怎么憎恶着自己…… 

就在此时,四面八方的墙面突然向她靠拢,将她硬生生地挤压在其中,即使使出浑身解数,也无法将墙面停下。 

也许她会这样被压成肉酱…… 

虽说可以先化为雾,不过那种状态下,她也无法维持多久的自我…… 

这样,...

1 / 6

© Y.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