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终将遗忘,但我曾在这里。

【东方】黑玫瑰

最近在露台的小圆桌上,多了一只白瓷蓝纹的细頸花瓶,那朵玫瑰便静静地睡在其中。

我从窗帘的缝隙间瞪着它。

漆黑花瓣散发着天鹅绒般的细腻质感,点点露珠反射月光,如同点缀其上的金箔。

“大小姐,您今天也在房间内用餐吗?”

“对。”

回答的同时,我的视线依然没有从玫瑰上移开。

今天已经是第七天了,那朵玫瑰仍旧保持着些微绽放的模样,丝毫没有凋谢的迹象。

“您为什么不直接在露台上欣赏呢?”

待我心满意足的转身回到茶几旁,小口小口地将红茶饮用完毕后,咲夜才将脸上的疑问脱口而出。

“那可是帕琪送的哦!”

看咲夜似乎未能马上理解,我只好继续解释。

“说不定会散发出针对恶魔的毒气,或是茎叶突然化为触手什么的。”

实验的附属产物,那时候帕琪是这么说的,也就是说不管发生什么都不奇怪。

“你觉得那个万年书虫紫豆芽怎么会突然想要送花,肯定是又想拿我当实验品。”

虽说上头并没有感受到异样的魔力,但还是不能大意。

“难道不是单纯的作为礼物吗?或是传达某种讯息?”

“讯息?”

“嗯……像是花语之类。”

我白了她一眼。

“我们家只有门口那根门柱才会做这种事。”

“咳咳……”

咲夜不知道是感冒还是怎么了,突然咳了起来,脸上还泛着不自然的红晕。

“病了?没事吧?”

“没、没事,说起来大小姐知道吗?黑玫瑰的花语。”

“呜──谁知道。”

我背过身子再度看向小桌上的黑玫瑰,不想就这话题继续下去。

它的花语我当然知道──你是恶魔,且为我所有。

但若真是这含义,她的表情也太过平淡。

说到底实验的附属产物是什么啊!?是礼物的话就好好说啊!

“大小姐?”

“没什么,对了,咲夜,图书馆最近如何?”

“帕秋莉大人还是老样子,丝毫没有离开书桌前。”

“我说的是图书馆……算了,没有任何异状吗?”

“这么说来……最近喝咖啡的频率貌似增加了。”

“是吗……”

确定了心中的猜想,我在纸上写了几个字递给咲夜。

看向纸条的内容,她玩味地挑起眉。

“是时候准备回礼了。”

“我立刻去办。”

语音刚落,咲夜的身影便从我眼前消失。

她的话,肯定能在午夜前把我要的东西准备好吧?

走进隔壁的衣帽间,我慢条斯理地挑选着合适的──如同黑玫瑰那般的服饰,满怀期待地等待着深夜来临。

今夜肯定会是个愉快的夜晚呢。

评论(4)
热度(7)

© Y.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