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终将遗忘,但我曾在这里。

【东方】【蕾帕】蓝月

月光下,她独自趴在钟楼塔顶,任凭淡蓝的月色渗透进翅膀的每一根绒毛中,轻快的歌声倾泻而出,好似十分享受。

「上来吧,下面的景色可没这里好喔,帕琪。」

脸庞依旧埋进双臂,蕾米莉亚眼皮连睁都没睁便开口说道。

「今晚可是难得的蓝月呢。」

收敛了平日的张狂与傲气,此刻吸血鬼看上去难得的温驯,月光将周遭的一切染上她的发色,颇有几分身处童话中的梦幻。

「咲夜让我来唤你,再不回去,红茶可是会冷掉的,蕾米。」

「知道了。」

 虽是如此应道,但吸血鬼丝毫没有起身的打算,同样的姿势动都没动。

 侧身坐下,帕秋莉摊开手中的书本,就着月色翻过一页又一页……

「红茶……冷了吧?」

「肯定冷了。」

眼眸微睁,鲜红的瞳从缝隙中窥视着坐在一旁的魔女,专注的神情读不出情绪,清冷的脸庞在月光下显得更加冰冷。

「那帕琪呢?」

还没分清对方问句的含义,负在身上的重量便迫使她后仰,细微的刺痛从脖颈传来。

「好温暖。」

「好重。」

她仅仅只是浅尝即止,晕眩感并未如过往一般造访帕秋莉,取而代之的困扰是蕾米仍挂在身上不肯离去。

「你肚子饿了吧?这么一点没问题吗?」

「没问题,等结束后再让咲夜弄点吃的就行了。」

她拉着她转了半圈,任由帕琪的长发洒落在脸上,带起丝丝麻痒。

「这样就不重了。」

她笑着看帕琪因这突然的举动有些惊慌,在她伸手想捡取滑落一旁的书本时拉回她的脑袋。

此时她不允许任何东西分散她的注意力,就算只是一本书也一样。

回应她的是一声无奈的叹息,帕秋莉低头在她额上印下一吻,满意地看见蕾米莉亚因不满而鼓起双颊。

「难得的景观,不好好欣赏岂不浪费?」

「话虽如此,但是帕琪你根本没在看月亮,不是吗?」

不管是摊开书本之后还是之前,她可没迟钝到对如此目光无动于衷。

吸血鬼为自己的小小发现露出一丝得意,如同嘴边不时探头的小小尖牙,总是一点一点的戳进她的心窝。

落下的亲吻这次准确地落在唇瓣,动作缓慢而缠绵,蕾米莉亚闭眼享受这难得的主动。

也许是这份宛如置身幻梦的不真实,又或许是沐浴在蓝色月光之下的蕾米看来格外神圣──照理说这该是距离恶魔最远的形容,在此刻却出奇的合适──帕秋莉任凭情感驱使自己,低头献上她最纯净的信仰。

她在那片白皙的肌肤上巡礼,一步步地印下她的足迹,感受那如同玉石般的温润,一点点地染上她的温度。

正如同童话故事中的魔法注定在十二点失效,连同喘息与呻吟淹没在午夜的钟声之中,理智逐渐回笼。

之后蕾米莉亚曾数次问起帕秋莉如此主动的原因,但都只得到同样的回答。

「因为是蓝月啊。」

 


评论(3)
热度(11)

© Y.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