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Symbiosis ~共生螺旋-章四 盘算

她在黑暗中摸索前进。

参天大树遮蔽了星空,使她无法确定行进的方向,火精灵的细微光芒提供了最低限度的保暖与照明,让她不至于冻死在这片不知名的树林之中。

冰冷的空气彷佛要将她的肺撕裂,即便如此,她也不敢加强火光的强度,深怕被远处的狩猎者窥见。

帕秋莉不知道究竟过了多久。

拔出陷入腐败落叶和湿软泥土中的双脚,踏出的每一个步伐都越发沉重,但她还是没有停下脚步。

即使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

「乖乖地在逃命呢,好孩子,好孩子。」

突兀响起的声音仍旧是那副玩世不恭的语气,在寂静之中更显清晰,黑暗逐渐凝聚成形体,转化为女人的身姿。

「瓦莎吉斯.菲克特。」

心跳加速,血脉贲张,愤怒与憎恶霎时侵袭全身,她必须用上全副心力,才能迫使自己保持理智。

也许她该感谢一下寒冷多少冷静了她的脑袋。

「真是见外,枉费我教了妳那么多,就算称我为师父也不为过,直接唤我莎吉也没关系哦。」

对于女人状似亲昵的寒暄,帕秋莉丝毫没有领情的意思。

「如果能顺便教我杀了妳的方式,我会在墓碑上这么刻的。」

菲克特闻言轻笑。

「方法你早就知道,只不过面对漫天大火,你却只有手中一捧水,被瞬间蒸发也是当然。」双手环胸背倚着树干,她接着道。「你也不用沮丧,虽然对纯正的血族不起作用,不过对于接受纯血血脉而诞生的眷属们,那些花招还是有效的。」

凝眉瞪视着眼前的吸血鬼,帕秋莉开口问道:「你到底在想什么?就算是眷属那也是你的同族吧?让我杀了他们对你有什么好处?」

「答案你自己猜吧,闲聊就到此为止,接下来该办正事了。」

女人的身子前倾,下一瞬便出现在自己跟前。

即使全神贯注,帕秋莉依然没有任何应对的手段,连施放魔力都来不及──

剧痛从脖颈传来。

 

#

 

帕秋莉猛然坐起。

质地粗糙的被褥传来阳光的香气,细碎的晨光从窗版缝隙强行突入室内,让屋内的陈旧摆设无所遁形,缺个把手的衣柜、歪斜的桌椅以及隐藏在拼布装饰下的斑驳石墙,岁月在每个角落留下她的足迹,混杂着人们在此生活过的气息。

有一瞬间,帕秋莉以为自己还在梦里,那个尘封在记忆深处的小木屋,但她很快便否定了这种可能性。

「你还打算睡多久!娇惯的小丫头。」突如其来地大嗓门刺得她耳朵生疼,随着木门吱嘎一声打开,走进的老妇人将木盆置于桌上,在看向女孩时眉头皱起。「脸色怎这么难看,又作恶梦了?这都过了多久,我看你今天就别来店里,免得碍手碍脚。」

老妇人拧干毛巾后擦拭着帕秋莉的脸庞,轻柔的动作与语调完全相反,冰凉的触感一点一点拭去不安,急促的呼吸渐趋平稳。

「妮娜婆婆,我没事的。」接过老妇人手中的毛巾,帕秋莉继续打理自己的工作

「少啰嗦,正好有朋友来找你,一起哪边遛遛去,天黑前回来就好。」

帕秋莉的动作停滞。

有些事情不太对劲,而她很清楚问题在哪里。

这些日子,她除了在妮娜婆婆的织品铺子帮忙外,就是窝在屋子里看书,妮娜婆婆搜刮了几本书给她──从那些早已离开的人们家中──大多是医书、圣经,还参杂一两本日记一样的笔记。

由于战争的缘故,大多数人早已撤离,剩下的只是一些被遗弃的、无处可去的人们。

可想而知,摊子一天下来没几位客人,与他人接触的机会少之又少,更别说是交到朋友。

她不动声色地打量老妇人,黝黑的肌肤带着健康的色泽,头巾遮掩住脖颈,使得她无法确认那里是否有两排并列的小伤口,至少从外观神色上来看一切正常。

「就穿这件吧,看着雅致。」从衣柜里挑了件紫色条纹的棉布洋装,妮娜婆婆将它塞进帕秋莉怀里,并接过手中的毛巾拧干挂在木盆边。「赶紧换好出来,别让人家等太久。」

又交代了几句,她才满足地端起木盆离去,难得的访客似乎让妮娜婆婆心情不错,热切的程度好比面对未来孙女婿。

即使百般不情愿,帕秋莉还是乖乖将洋装换上。

推开窗版用置于一旁的支架撑起,早晨的阳光仍旧刺眼地令人烦闷。

面对如此晴朗的天气,也许她该乐观一点,至少她不用去面对那票以玩弄她的人生为乐的家伙,更甚者,既然对方选择登门拜访,而不是直接冲着她来,可以认定对方的主要目的是谈判而不是战斗。

又或者一切只是她多心,真是附近的孩子想和她交朋友而找上门而已。

然而现实总不会如她所愿,就如同她永远也不会喜欢晴天一样。

「好久没见都长这么大了,汉斯那老瘸子真是连脑袋也不好使了,居然没替孩子准备早餐。」

老妇人唠唠叨叨地,手上的速度丝毫未受影响,将干酪、黄瓜、腌肉等材料通通切好后用面包夹在一块,递给等候在一旁的女孩──汉斯的女儿──她小口小口细细咀嚼着,好似在品尝一道至高的美味,双眼满足地瞇起,那对漆黑的巨大翅膀也跟着抖了两下。

帕秋莉感到头有点疼,虽然她没见过本尊,但她相信绝对不会长一对翅膀。

发现走出来的帕秋莉,老妇人招呼她到女孩对面的位子坐下,并递给她同样丰盛的早餐。

「婆婆,我吃不了这么多。」注意到老妇人留给自己的只剩一点,帕秋莉连忙说道。

「欸!你们这年龄就该多吃点,看看你,就是吃太少了才没长肉,我这把年纪吃这份量就够了。」

反驳不了老妇人的坚持,帕秋莉只能将担忧全部夹进面包里吞下肚。

「傻孩子,好好吃、好好玩,那种事不用你操心。」

妮娜婆婆搂过帕秋莉,并在她背上轻拍了两下。

察觉女孩的视线,帕秋莉别过头,她不清楚自己现在是什么表情,但她不想被那些吸血鬼看见。

「说的没错,不趁现在好好玩,说不定再也没机会了……」

女孩饱含深意的话语传来,抬头看去,帕秋莉只看到一个专注于消灭手中食物的孩子。

用餐时光在妮娜婆婆的闲话中结束,话题大都围绕着村中的琐碎小事,女孩听得津津有味,双眼发亮地完全是个称职的听众。

等到老妇人替两人备好午餐前往市集,临行前不忘嘱咐两句注意安全时,太阳已高挂天空。

「还以为你会躲在某个深山老林里瑟瑟发抖呢……」

吸血鬼的揶揄让她回想起那个夜晚的森林里。

 

『还活着吗?孩子。』

老妇人发现了倒地的帕秋莉,在伸出手时遭到了拒绝。

『我是来寻找自己的墓地的。』

老妇人如此说道,脸上带着沉静的微笑,这一次,帕秋莉任由老妇人将她背在背上。

回去的路上,老妇人向她说了许多自己的事,包括了丈夫早已死去,儿子从军后再也没了消息,媳妇和孙女也在不久前相继病逝,埋葬的地方就在这附近。

她的人生如此足矣,与所爱之人结婚生子,拥有一间理想的小店铺,尽心尽力照顾自己爱的家人,尽管结果不尽如人意,但也足够了,够了……

『剩下的……就借给你吧,孩子……』

 

「只是一时心血来潮而已,话说在前头,就算你拿婆婆作人质,对我也是毫无意义。」

「哦──」女孩不置可否。

帕秋莉没打算继续这话题,她起身替自己倒了杯水,等待吸血鬼说明来意。

冰凉的泉水缓缓填入杯中,帕秋莉想想又倒了一杯,在回到位子上时推至女孩面前。

蕾米莉亚挑眉,却并未接过。

她将身子前倾,双手撑着头靠在桌上,打量帕秋莉一阵后才开口:「我是来邀请你的。」

不明白对方葫芦里卖什么药,帕秋莉仍旧不动声色地盯着吸血鬼,等待近一步说明。

「你说过吧,想要一个能静静磨砺自己的场所,由我来替你准备。」

那对双眸太过明亮而直率,难以想象拥有者是有着黑暗的眷属、夜之住民之称的吸血鬼。

帕秋莉不否认自己有一瞬地动摇,不过……

「我拒绝。」

蕾米莉亚呆愣半晌,眼中盛满不可思议。

「为什么?」

「居然问我……」若不是那表情太过认真,帕秋莉会以为她在装傻。「你们吸血鬼想要我的命,答应才奇怪吧,你到底哪来的自信?」

「哪来的自信吗……」

吸血鬼垂眸,好似真开始思索起原因来,帕秋莉索性慢悠悠地品尝手中的冰凉,期待她能琢磨出什么狂妄的理由。

「因为那句天使一样的吸血鬼小姐吧。」

一口水直接呛在气管里。

咳得眼角泛出泪光,帕秋莉瞪着满脸得意的吸血鬼。

「没想到你们人类眨眼间就长这么大……」她先是像个许久不见的远房亲戚般感叹一番,才又接着道。「早点说我就想起来了,毕竟会指着恶魔说天使的,三百年来只见过你一个。」

「那只是孩童的胡言乱语,没有任何意义。」

「是吗?嗯……我妹妹可是比我还像天使一百倍,不来你会后悔的!」

她突然起身凑至自己面前,分不清对方有几分认真,帕秋莉决定直接无视。

「不管你说什么都一样,我对吸血鬼的牢笼没兴趣。」

「呜……好吧,我知道了。」蕾米莉亚两手一摊便走向门口,伸手勾起搁在门边的阳伞。

此时的帕秋莉紧握手中的玻璃杯,指尖泛出轻微的白。

这是难得的机会──时间接近中午,外头的日照正烈──这只吸血鬼显然对自己太有自信,认定她不会主动发起攻击,只要设法将对方拖入烈阳之下,胜利便唾手可得。

她注视着吸血鬼拉开门栓,缓缓将那扇木门开启……

伴随着深沉的吐息,帕秋莉移开视线,血液回流至指尖传来些微的麻,她漫不经心地重复着抓握的动作,活络下僵硬的手指。

「为什么?」

空气在霎那间凝滞,突兀高涨的魔力急速充斥着周遭的空间,帕秋莉紧抓着自己胸口,几乎要喘不过气。

那只吸血鬼站在门口,脸上仍旧挂着那副天真微笑,感觉却与先前截然不同。

「不想趁人之危?虽然这种近乎愚蠢的天真我并不讨厌,不过搞不清楚对象可是另一回事……」

──会死。

彷佛连灵魂都在颤栗的强大魔力,到这一刻她才真正理解到──之所以在白天还大摇大摆地跑出来,这股自信是建立在何等力量之上──自己的对手是怎样的怪物。

「不是这样……」

反复张了几次口,帕秋莉好不容易才挤出几个字。

「哦……说来听听,可别说谎哦,我听得出来的。」她状似随意地转着手中的洋伞,说出的话语不容拒绝。

「我只是……只是不想亲手破坏……在我还以为自己是人类时……与那时联系的事物。」

她嗫嚅着,一心祈祷对方没听清,即使她明白以吸血鬼的听力而言是不可能的事。

那只吸血鬼不但听得一清二楚,还笑得特别厉害,帕秋莉怀疑若不是她在场,对方恐怕会笑到直接在地板上滚。

「你够了吧。」帕秋莉干瞪着,脸颊止不住泛红。

「咳咳……失礼了,我并不是在嘲笑你。」

帕秋莉瞇着眼,脸上写满了不相信。

「不愧是我中意的家伙,虽然本来打算换个强硬的方式,这么看来先放在这倒也不坏。」

「什么意思?」

「好好把握这段难得的平静吧,正好漫长的足以填补缺憾,又短暂的不至于留下伤痕……」

「你到底想说什么?」受不了那副拐弯抹角的说词,帕秋莉直接打断。

「说什么呢……」眼睛滴溜溜地转了圈,蕾米莉亚说道。「说你这身打扮比之前那套可爱多了。」

「什……」

没等帕秋莉反应过来,她转头便走出去将门带上,等门再次打开,吸血鬼早已不见踪迹,仅剩下正午的太阳照得她双颊发烫。

盯着空无一人的小径好一会儿,帕秋莉才返回屋内,在阖上门的前一刻,她才想起一个不怎么重要的问题──忘了问她的名字了。

「下次再问吧。」

她喃喃自语着,虽然没有任何根据,但帕秋莉相信要不了多久就会再相见。

 

#

 

此时的她早已忘记,现实总不会如她所愿。

那只吸血鬼没有再出现。



章四 ~ 完


章三 在会<<    >>章五 最期
热度 8
时间 2016.12.12
评论(5)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