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终将遗忘,但我曾在这里。

【东方】貘与鹭

《貘之夜》

「都是因为你!」

「不要过来!」

「快住口!」

人们愤怒指摘、哀嚎恳求,他们的世界坍塌,地位、荣耀全都化为乌有,都是因为她——仅仅因为她一句话。

「稀神探女!」

所有愤怒、绝望相互融合成一道单翼的黑影。

离它不远处,哆来咪·苏伊特撑着头打了个哈欠。

「怎么又是你……」

不是她挑食,自从一时兴起来到月都这几个月,她都数不清到底吃了多少个名为『稀神探女』的恶梦,到底是这月都生活太舒适以至于没有其它威胁,还是这位灾难的祸舌太过可怕。

也许两者都有?

一开始只是一点好奇,这位被众人畏惧的女神,夜晚到底做着怎样的梦境?是哭哭啼啼的蜷缩在角落?还是睥睨嘲笑着众生?

从她目前还未见过属于她的恶梦来看,后者的可能性也许大些。

她穿梭在这层层交叠的幻梦之中,一边想象一边寻找着目标的梦境。

当她进入到那个犹如童话一般天真可笑的纯真梦境,并发现梦境的主人就是自己要找的人,已经是不久之后的事情了。

《鹫之梦》

「都是多亏了有探女大人在呢。」

真是可怕的力量。

「探女大人真是月都的荣耀。」

不小心控制便会成为灾祸。

「这种小事让我们来就行了,探女大人还是待在房里吧。」

不要靠近,不要过来。

隐藏在敬意中的深深的畏惧,以生硬笑容伪装的疏离和拒绝——她的世界如同虚伪的梦中楼阁,不沾一丝污秽的华美表象之下,有的只是腐烂的枯骨。

『今晚,也是个痛苦难过的梦吧。』

于是,她逃入了梦中。

没有特别的力量,没有特别的身份,仅仅只是一个普通的凡人。

没有欺骗,没有恶意,只有淡淡的温暖与真心的关怀。

即使她明白这一切只不过是虚假的梦境。

「什么啊?这种童话一样的世界,这年头就算是孩子也没这么天真了。」

她睁大眼看着这个若无其事闯入她的世界擅自评论的家伙,她睡前有看什么奇怪的东西吗?

「喂喂?吓到了?嗯——晚上好,探女大人,我是哆来咪·苏伊特,梦境的支配者。」

虽是行了个标准的礼,她的眼中却没有丝毫的顺从与敬意。

这就是稀神探女与她唯一的真实之间的相遇。

评论(8)
热度(16)

© Y.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