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终将遗忘,但我曾在这里。

【东方】Symbiosis ~共生螺旋-章三 再会

真正想找的时候没个影,放置不管打算先填饱肚子时,就这么给她撞上了……如果真有所谓的命运女神,蕾米莉亚一定会将对方痛打一顿。

那么……现在该怎么做?

如果带回去,就必须在下一次宴会开始之前的这几年,保护好这家伙不被夺走,对于同族的袭击她是不怎么在意,反而是女孩那副死气沉沉的模样,让她连丁点相处的欲望都没有。

「你打算躲到什么时候?暗之眷属难道都有偷窥的怪癖吗?」

如冰一般的冷冽嗓音传来,蕾米莉亚从吊灯上飞下,伫立在女孩床边的柜子上。

「别自以为是了,只是听说猴子中出现了稀有的变种才来看看,结果也不过是只漂亮点的猴子罢了。」

对于她的反唇相讥,女孩好似完全没听见,仍旧维持着阅读的姿势,眉头连动都没动一下。

这距离下蕾米莉亚才发现,女孩的手脚都上了镣铐,虽然内侧包覆了棉布不至于擦伤,但还是在皮肤上造成了浅浅的红痕;脖子上则套了圈金色的饰物,上头刻印着『帕秋莉』的字样。

黄金?不对,奥利哈刚……阻断魔力的金属。

「哈?这算什么?明明是个妖怪,却被人类这样豢养,你难道没有半点自尊吗?」菲克特把这家伙说得多了不起,结果也不过是这种程度。

女孩仍旧无动于衷,抬起手将书翻至下页,一再被无视,蕾米莉亚的忍耐到了极限。

一把将书抽起抛至身后,蕾米莉亚展现了原本的姿态,跪坐在女孩身上,迅速逼近的鲜红让那抹深紫无处逃离,有那么一瞬间,蕾米莉亚在她眼中看见了波澜,但转瞬便归于平静,让她怀疑这只是自己的错觉。

「不准无视我。」

「没有维护的力量,那样的自尊不过是个笑话。」直视着蕾米莉亚的双眼,女孩反问。「既然有人提供让我磨练自己的场所,又为何要离开?」

「就算对方的目的可能是将你养肥了吃掉?」她不敢置信。

「有哪个傻子会特地赋予食物身分地位?」她的眼神像在看个不懂事的孩子,这让蕾米莉亚几乎要忘了对方的年龄连自己十分之一都不到。「那个人想做的并不是吃掉这么单纯的事,而是取代灵魂,将肉体连魔力一同弄到手。」

「我可不认为这两者有什么区别。」

「当然不一样,后者的难度意味着需要花费相当的时间,而这魔法愈想周全,繁琐的仪式愈是无法避免,这也代表可趁之机愈多,甚至还可以伪装交换成功,就这么顶替身分也行。」

她的自信毫无根据,想法空洞的比起人类的脖子还要脆弱不堪,蕾米莉亚忍不住嗤笑。

「你真以为靠这些被筛选过的知识就能办到?」

「当然不行。」

「所以说太天……诶?」

准备好的各种讥讽言词就这么烂在肚子里无处宣泄,蕾米莉亚的嘴一张一合地吐不出半个字。

「只靠这些讯息怎么可能够。」

「所以?别告诉我刚才那些只是在说笑。」

如果不是因为这家伙半点表情都没有,恐怕她真会这么认为──虽说她的表情从开始到现在都一个样。

「我是魔法使,行使魔法之人,以有限之知识,达成凡人无法想象之事便是魔法,那些知识对于一般人也许没什么用处,但结合魔法就不一定了。」

蕾米莉亚似乎在她脸上嗅到一丝得意?那变化太过细微,导致她根本无法确定,但不管怎么说,至少这家伙现在看起来没那么无趣了。

「如果我记得没错,魔法使的脑袋与人类差不了多少,你真的只有十多岁?」

「如果我记得没错,吸血鬼的脑袋应该不至于和蝙蝠差不多,你刚出生?」

忍住捏死对方的冲动,蕾米莉亚告诉自己保持冷静。

「用这态度,你就不怕我把你吃了?」将头偏过一旁只手撑着,她随口说道。

──沉默。

预想的伶牙俐齿并没有正常发挥作用,蕾米莉亚疑惑地将视线转回,那个女孩像是突然被施展了静止魔法般一动不动,古怪的眼神直盯着她──或者她之后的某样东西。

古怪,除此之外蕾米莉亚想不到其它形容词,像是悲伤,又像是怀念,还参杂了某些──她无法分辨的──感情。

良久──也许仅仅只有片刻──女孩闭上眼睛,彷佛拒绝她继续探究。

「所以……你要吸我的血吗?」她问道。

这番话触动了蕾米莉亚脑海中一个早已生锈的开关,既视感攫住了她,她对这样的情景似曾相识,可偏偏对应的记忆却硬生生卡住,怎么也无法忆起。

「别开玩笑了,像你这样不但干巴巴的嗑牙,还满身霉味的家伙,看起来就难吃。」

当女孩再度睁开双眼,眼中的情绪已尽数消散,归于原先的死寂。

搞砸了──不知为何,蕾米莉亚直觉这么认为。

她回想起初成为吸血鬼时,尖牙穿透人类的皮肤,血腥味混杂着汗水的气味,温热黏腻的液体滑过喉咙令她不住作恶,在看到她彷佛要连内脏也跟着吐出来之后,菲克特那深沉的叹息──

令人火大。

「那还真是得救了。」女孩如此答道,语气中没有丝毫欣喜。

瞇起双眼,蕾米莉亚高举利爪。

伴随着一道清脆的响音,女孩身上的枷锁应声断裂。

「你这什么意思?」

「作为初次见面的见面礼,我教你件事吧,就算你考虑了一百种可能发生的状况并做好准备,但现实往往会是那一百零一种。」

蕾米莉亚笑着,脸上满是戏谑,这道理恐怕没有人比她更能体会。

「就让我看看,面对这突发状况,你究竟能展现什么样的魔法。」

她看起来只是随意的挥动手臂,一道道爪痕印上墙面,鲜红的符文在其下显现,发出的红光最终伴随着破碎的门板一同碎裂。

与此同时,蕾米莉亚的身影也消失无踪。

 

#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

「声音好像是从地下传来……」

「冷静!所有人听从指示……」

深夜的骚动让古堡瞬间炸了锅,喧哗吵闹声络绎不绝,大多数人如同无头苍蝇般四处乱窜,只有少部分迅速的把握状况下达指示,或是朝着特定的地点前进。

「确定爆炸声是从小姐的房间传来,已让其他魔女前去确认,从这阵子小姐的行为来看,恐怕是有意料之外的力量介入。」

带着兜帽的女性恭敬地报告着,红棕色的长发垂落在胸前,她的外貌只有三十多岁,声音却沙哑苍老的让人难以联想在一块。

「那孩子想离开的可能性呢?」

坐在红木桌后的年轻女子以食指轻敲桌面,紧皱的眉头毫不掩饰她的焦急。

「相信我,夫人,在这个时间点露出獠牙一点好处也没有,我们精心培养的不是这种蠢东西。」

「我明白了,让其他人小心点,如果那孩子想趁机做什么……」敲击的动作停下,女子沉声道。「把手脚拆下来让她安分一点,只要之后能复原就行。」

「遵从您的意愿。」

魔女行礼告退,房里只留女子一人,她起身走向身后的落地窗,窗外黑漆漆的一片,映照着自己的脸庞。

她好不容易发现了如此完美的素材,绝不能就这样放手……

「晚上好,伯爵夫人。」

属于孩童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触碰窗户的手指轻颤,透过窗上的倒影,她确定自己的身后没有任何人。

「晚上好,吸血鬼小姐,请容我冒昧的怀疑,你就是这场骚动的元凶?」她转过身,昂首面对这个小小的不速之客。

「没错,你不唤救兵吗?」女人的反应出乎意料的冷静,这让蕾米莉亚有些好奇。

「为何?别忘了你们的戒律,小吸血鬼,第一,禁止干涉人类的事,第二,这里的领主和我有过约定,不会让她领地内的吸血鬼伤害我一分一毫,虽然不清楚你的目的,这里可不是你的游乐场。」

「是吗?虽然一般的状况下是这样没错,可惜的是……」

飞身至女子身前,蕾米莉亚嫣然一笑。

「第一,你养的那个可不是人类,第二,我可不属于菲克特的管辖范围,第三,现在可不是一般状况。」

没等女子回应,蕾米莉亚一把扯开女子领口,张口就往脖子咬下,上衣瞬间被染上大片红色。

「呸,难喝。」

失去支撑的女子顺着窗户滑下,蕾米莉亚抹去嘴边的鲜红,转身坐上一旁的办公桌。

外头的骚动逐渐平息,从没有出现新的混乱来看,恐怕那孩子什么也没做吧。

是她期望太高了吗?就算再有天份,也不过是个十多岁的孩子,安于现状也是无可厚非,不过……

「无趣……」

高举双手伸了个懒腰,蕾米莉亚思索着回去之后该对芙兰朵露讲述怎样的故事,也许她可以为自己如何千辛万苦找到这的过程多加着墨,抑或是告诉她,这个小魔法使虽然令她失望,但她还是大发慈悲的给与那孩子试炼助她成长……

「夫人!您没事吧!?」

几个仓促的敲门声后,数个火球破门而入,完全没有回避的打算,蕾米莉亚就这么大剌剌地坐在中央,将迎面而来的火球随手拍灭。

四个魔法使冲了进来,前头的两个迅速绕至后方寻找夫人的身影,后两个在破门的同时完成咏唱,以蕾米莉亚为中心,一道水柱将她包围在其中。

「还活着!脖子上有咬痕!是吸血鬼!」率先靠近的那人喊道。

不需要这么大声也听得见吧?蕾米莉亚捂着耳朵。

就在此时,后方另一人开始咏唱,树枝状的物体凝聚在她身前,向着两端逐渐延伸成将近一尺的木桩,与此同时蕾米莉亚将魔力汇集在掌心,准备迎接即将面临的攻击。

木桩迅疾而出,却是刺穿了意想不到之处。

「你……!」

心脏被硬生生贯穿,伯爵夫人闷哼了声,便再也没了声息。

「别再装模作样了,你们也早就等这机会等很久了吧!不能让上好的素材就这么糟蹋在这女人的愚蠢欲望上。」那人对着惊愕望着她的同伴们高声道,接着转而看向位于正中的蕾米莉亚,以低沉的音量怂恿着同伴:「这是为了不让夫人神圣的意志被邪恶侵蚀,做出这样的决定,我们也是逼不得已,因此为了补偿,夫人的仇我们会替她报的。」

其他人彷佛同意了她的论调,齐齐将视线转向中央,对于人类这种将自己的脏水泼到妖怪身上的行径,蕾米莉亚早已见多。

「当作饭后运动正好,我会让你们后悔找错对手的。」

仍被困在水柱之中,她这话一点压迫感都没有,魔法使们纷纷嗤之以鼻,她们分站在四个角落,打算一口气灌入魔力压缩水柱将她挤扁──

不为所动。

「怎么?你们就这点能耐?难不成没吃──」声音戛然而止,数根木桩从后方穿透水幕,贯穿她的胸膛。

「太大意了!吸血鬼,不管你们再生能力再强,只要心脏……被贯穿……」

蕾米莉亚回过头看向攻击的那人。

「嗯?你说了什么吗?」

如同一场魔术表演,她将木桩抽出,接着伸手抚过伤处,方才造成的伤害全然消失。

「怪、怪物……」

「对、对,就是怪物,你们现在才发现?别露出那样的表情啊,你们不是已经困住我这个怪物了吗?再加把劲也许就能将我消灭。」

虽然她这么说,但此刻在场的人都明白,只要她想,这种程度的水幕随时可以冲破。

「别让我失望啊,既然敢挑战我,至少也该拿出点象样的招式,就像……」轰鸣声从脚下传来,与之同时整个地面都在震动。

「没错!这还差不多……」正想赞美她们一下,蕾米莉亚才发现这些人全都一脸惊慌。

「怎么了?」

「地、地震?」

下一秒,她们的疑问便找到了答案,地面碎裂塌陷,连同冲天火柱一同窜向天际。

迎着暴风飞向空中,蕾米莉亚专注着下方的动静,没多久,她就看见了目标的身影。

那女孩披了件大一号的披风,向着森林方向急速飞行,轻易使出高于她的速度,蕾米莉亚挡在她前方。

「没有足够的力量?嗯?」偏头示意那座半毁的古堡,蕾米莉亚重新打量这抹深紫。

原以为只是潭死气沉沉的腐臭湖泊,结果却是夜晚的大海,看似平静却暗藏波涛,稍不注意就会将人吞噬。

「事实上你的确毫发无伤,不是吗?」

「别太贪心了,小魔法使,你以为凭你这下等魔物能达到我的水平?」

「不试试看怎么知道?」

「这种事……」一口气逼近,蕾米莉亚挥下利爪。「不需要看也知道。」

下一瞬──四分五裂。

尚未理解到发生了什么,蕾米莉亚先是看见自己的右手分离坠落,接着火辣辣的疼痛四处传来,她的身体已化为数个肉块。

不知何时出现在女孩四周的丝线,反射着银色的白光,鲜血沿着细线流淌而下,置身其中的女孩并未流露出得意,也没有趁机追击,只是专注地紧盯着蕾米莉亚。

赤黑的烈焰窜起,将四散的身躯燃烧殆尽,黑色的灰烬重新凝聚于烟幕之中,再度化为吸血鬼的身姿。

「啊──还以为要死了,这线从哪冒出来的,炼金术?」

「只是改变了形态而已。」细线聚集,在女孩手中化为了银叉。「黑色的火焰?」

「第一次见?也是呢!那可是深渊的烈焰哦!虽然银器造成的伤口会妨碍再生,不过以其他伤势覆盖就能解决这问题了。」蕾米莉亚得意洋洋的解说,并满足于女孩眼中的晶亮。

「你叫什么名字?小魔法使。」

「帕秋莉。」

「这是那个疯子取的吧?原本的名字呢?」

「忘了,但是我并不讨厌帕秋莉这植物。」

她压根不相信这理由,但既然当事人不在意,她更没有理由去顾虑。

「姓氏呢?」

「……诺蕾姬。」

「等等!这是刚刚才想出来的吧!」她可没忽略掉那可疑的停顿。

「既然我以后打算用这姓氏,什么时候想出来的又有什么关系?」

「你这家伙……」愤恨地磨牙,蕾米莉亚狠瞪着,却没收到半点效用。

「满意了?我可以离开了吗?」

「还没完呢!能够使出这种技能,你的想象力值得夸奖,不过──这样又该如何呢?」

再度栖近女孩身边,银丝如预料之中缠了上来,但紧接着,蕾米莉亚化为数只蝙蝠从间隙中穿梭,朝着女孩袭去。

扑了个空。

帕秋莉的身形被蝙蝠撞散,随即模模糊糊地晃荡消失,再度汇集成人形,蕾米莉亚皱眉望向站在稍远处,完好如初的女孩。

「你做了什么?」

「不可能告诉你的吧?」

幻觉?她不认为那家伙有能力对自己施加暗示……扰乱视觉的魔法?不管是什么手法……

「这类型的招数,只要不用眼睛看就骗不了人吧?」

凭气息确认出女孩的实际位置,蕾米莉亚绕至她后方,似是早已做好准备,帕秋莉迅速退开,原先站立的地面隆起化为一道巨型尖刺,刺穿蕾米莉亚的胸口。

「失误了呢……」蕾米莉亚叹道,她抬起头看向帕秋莉,鲜血自她手臂上流淌而下。「虽然看穿了我的行动,但却没有完全避开,就为了准备这种对我没半点效用的攻击吗?看来游戏也到此为止了。」

「似乎是这样呢……」

「别担心,我不会杀了你的,只不过会有点皮肉痛而已。」

「如果你办得到的话──」

土柱碎裂炸开,大量的水从中喷溅而出,灌入了胸前的伤口,蕾米莉亚忍不住嘶吼。

「看来是成功了,将水脉封入土石之中,多亏了你对一般攻击完全没有防备。」

先是以风形成的薄膜将蕾米莉亚包覆在其中,外层再以流水层层包围,帕秋莉在一旁观察着。

「伤得比想象中严重,是因为直接对体内造成伤害吗?」里头的吸血鬼没有任何反应,但帕秋莉也无法断言她是否失去意识。

「总觉得每次遇见你后一切都会失控……虽然不确定你能不能听见……希望别再碰上了,天使一样的吸血鬼小姐。」

 

#

 

「搞什么啊……那家伙……」

盘腿坐在这个拐弯抹角的障蔽之中,蕾米莉亚戳了下这个结界,外侧的流水防止她逃离这点可以理解,但内侧这层算怎么回事?防止她被水流伤害?那个刚把她大卸八块眼都不眨一下的家伙?

舔了口指尖残留的血液,蕾米莉亚放出魔力将结界一口气震碎,不速之客正好在此时到来。

「难得看到你这么狼狈。」菲克特倚靠在树旁,言语中尽是戏谑。

小小的拳头猛然挥下,却被牢牢接住。

「别把气撒在我身上啊。」

「少装蒜!你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如果是眷族早就死了。」

「哎呀!真危险,还以为是只小猫,没想到竟是老虎呢!」故作夸张的语气,连半点演技都感受不到。

反手抓住对方手腕一扯一踹,蕾米莉亚一脚扎扎实实地踢上了菲克特的腹部。

「痛痛痛!真过分,枉费我那么照顾你……」嘴上虽这么说,脸上却丝毫未见痛苦的神色。

「别把我当傻子,那家伙明显早已做好对付吸血鬼的准备。」

而知道这件事,能够事先把情报透露给对方的就只有一个。

「如果猎物太弱小不是太无趣了吗?我只是稍微给点帮助而已,至于那些不合格的猎人──那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仍是那张玩世不恭的笑脸,眼里的寒意却令蕾米莉亚打了个寒颤。

「放心吧,斯卡雷特,我是不会做出危害到血族未来的事的,好好享受这场游戏吧,下次替我向那孩子打个招呼。」

「那也要我遇得到。」

留了个意味深长的笑容,菲克特转身便离开了。

「啧……麻烦的家伙。」

 

#

 

「……毕竟肉体还是个人类,体力没多久便到达了极限,不过看在她还算有潜力的份上,我决定放她一条生路。」

「又温柔又强大,不愧是姐姐大人!」

「咳、咳咳!」

一阵剧烈的咳嗽,蕾米莉亚朝着小恶魔瞟了一眼。

「你有意见?」

「没、没有!只是不小心呛到!」

虽说从放在她那的分身时不时发出的咒骂声来看,真相恐怕和蕾米莉亚大人说的不太一样,但她可没傻到说出来。

「姐姐大人好像很高兴吶?」

「毕竟是久违的乐子,当然高兴。」

「真好啊,芙兰也想一起玩。」

「说得也是呢……下次邀请她来家里玩吧!」

「真的!说好了哦!姐姐大人不可以骗人!」

「是是~来,勾手指,勾手指,说谎的人要吞千根针。」

看着这两姐妹兴高采烈地计划着,欢迎这位新访客的方式,小恶魔面露苦笑。

今天也清理了许多『玩具』的残骸,希望这次可以撑久一点,别再给她增添额外的工作量了。


章三 ~ 完


章二 游戏<<    >>章四 盘算


评论(2)
热度(5)

© Y.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