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终将遗忘,但我曾在这里。

【东方】Symbiosis ~共生螺旋-章二 游戏

奢华的宴会,交错的酒杯,虚假的言语,苍白的面具,透过鲜红的酒液,蕾米莉亚站在远离这一切的一角,面无表情地看着。

这种宴会她参加过无数次了,也不否认是个打发漫长时间的一种不错的消遣,那些炫耀自身丰功伟业的夸张事迹,与生面孔的交流寒暄,抑或是领地内人类的愚蠢行径,无疑给这平淡的日常增添了不少趣味。

但就像是某个三流作家的脚本,这些看似不同的事件,往往遵循着相似的模式,在这名为历史的漫长时光中不断重演着,最终将她的耐性蚕食殆尽。

用着恨不得将酒杯也一起吞下肚的气势,蕾米莉亚将杯中的酒液一饮而尽。

「你看起来似乎对这场宴会不太满意呢,我亲爱的小邻居,当年在你那举办也没见你这副表情。」

黑发的女性向自己走近,言语间充满了调笑的意味,若不是因为在各方面都受她不少关照,换成其他人蕾米莉亚才懒得搭理。

「不过是对这种社交游戏厌烦了,我才想问你怎么可以每次都这么乐此不疲。」将空酒杯交给经过的侍者,蕾米莉亚毫不掩饰地说道。

这位与自己领地相邻的领主,不但是数量稀少的初始种之一,年龄更是自己的数倍不止,她实在无法想象她是如何度过这种漫长的折磨。

「哦~原来是叛逆期啊。」

不明白这结论究竟怎么来的,蕾米莉亚摆出一副你在说什么蠢话的表情,对此,菲克特仍不以为意。

「还不简单吗?没有有趣的事,自己制造出来不就行了?」

「哈?」

露出这副意有所指的笑容,她转身回到那群吸血鬼中央,像是演讲一般,抬起双手高声宣道。

「那么~为了对这种平静生活感到厌烦的同胞们,我特地规划了一场游戏……」

一场名为狩猎的游戏。

作为猎物的,是一名天生的魔法使,据她所说,靠努力习得魔法的人不少,但天生的可是绝无仅有,其魔力将是一般的魔法使难以比拟的。

「当然,只是杀死的话也太无趣了,使她臣服,并于下一次的宴会中带过来,才算达成胜利条件。」

除此之外的线索完全没有,吸血鬼们彼此交头接耳,相继发出了疑问。

有的考虑狩猎行动与制约的冲突,也有的质疑这名魔法使是否真实存在,毕竟如果真有魔力如此惊人的人类出现,教会也会有所动作才对。

「关于存在与否,我能以长老会成员的名义作为担保,至于制约的部分你们不用担心,长老会已经下达了许可,凡是与狩猎有关的一切行为皆不受条约束缚。」

此番言论令吸血鬼们骚动起来,这意味着以往因为条约而禁止的在他人的领地内觅食,以及同类之间的战斗都将被许可。

「不过,会给人类社会带来严重恐慌的行为还是禁止的,一旦被长老会成员判定为非必要的情况,可是会严惩的哦。」虽然脸上仍是那张不羁的笑容,但那眼神里可没半点笑意。

吸血鬼们纷纷噤声,原先哄闹的气氛霎时跌入冰点。

「好好~到此为止了。」两次击掌声打破了沉重的氛围。「别摆出这种表情,虽说你们大都只是未满五百岁的小鬼,背上也是背负着吾等的尊严与荣耀的,拿出你们身为吸血鬼的骄傲来!」

胆怯的神情一扫而空,紧接着的是自信与坚定,场面又重新热络了起来。

「为了让全体都能享受这场游戏,下次的宴会会让大家都品尝到纯正魔法使的血液,至于优胜者则可以享用最精华的心头血的部位,不过……相信各位都有察觉,这对胜利者太不公平,所以奖品当然不只这样,对于这游戏的优胜者,长老会将允诺他一个要求,只要在不违背条约的情况下,任何愿望都能替他达成。」

一时间喝采、叫好声此起彼落,场面好不热闹,盘算着先行离开,蕾米莉亚没走几步便被拦下。

「我不会输给你的,斯卡雷特。」

那是有着一头金色短发的青年,外表看似二十岁左右,碧绿色的眼瞳满溢着敌意,虽然不记得自己有做过什么招惹对方的事,不过那张脸她还是有点印象。

他是菲克特身边的眷属之一。

「是吗,你加油。」

摆了摆手,蕾米莉亚全然不顾那道仍死盯着自己的眼神,径自退出了宴会。

 

#

 

「看来我家的孩子好像给你添麻烦了。」

红发的侍者将两份蛋糕端上桌,并替来访的客人斟上一杯红茶,菲克特端起茶杯细细品味着,自然的好像本来就该如此。

「小恶魔!不需要给那家伙倒茶!为什么你会这么自然地坐在这里啊!?快滚回去!」

「滚回去!」

一进来便看到这张惹人厌的面孔,蕾米莉亚的心情糟到极点。

躲在她身后只探出头的芙兰朵露也跟着附和,不知道是真有共识还是瞎起哄,随着她的动作,金色的单马尾也跟着一晃一晃,看起来十分可爱。

「真过分。」抬手抹去根本不存在的泪滴,她接着道。「我可是为了表达歉意,特地来奉上独家情报哦!」

「就是因为这样,我才被怨恨的吧。」蕾米莉亚没好气地回道。

拉着妹妹至餐桌旁就位,她们决定先用餐为重。

对于这只吸血鬼,蕾米莉亚多少还是知道一些的,依照过往的经历,当她如此热心的时候,十有八九也会跟着带来麻烦,若不是因为芙兰的事需要她帮忙,她绝对能离这家伙有多远闪多远。

「那孩子──斯肯特他啊,一直很想要这块充满传说的领地,结果却半路杀出你这个程咬金,因为这样才对你抱有敌意,唉~真是个死心眼的孩子。」即使无人搭理,菲克特仍自顾自地说着。

长老会规定的条约之一──对于刚诞生的初始种,会分配其诞生的区域作为领地,并由原本统御该地的吸血鬼负责教育。

以蕾米莉亚的状况来说,负责人就是菲克特了。

「都过了三百年了……这心胸真不是普通的狭窄……」

「就是这样啰,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死的时候正好是充满野心的年纪,才会这么执着,如果你不计较我会很感激的。」

「照你这说法这边可还是个孩子啊,别对孩子要求太多。」

虽然不喜欢被当孩子,但必要时退让一下也是可以的。

「是是是~」菲克特靠过来将蕾米莉亚蓬乱的短发揉得更乱。「那么,作为给听话孩子的奖励,送你一个提示──巴托里伯爵夫人。」

「你是说那个以为效法我等行为,就能青春永驻的疯子?」

那件事蕾米莉亚印象很深,恰巧是发生在她刚成为吸血鬼不久时候的事,那个女伯爵杀了上百个人,取其血用来沐浴生饮,搞得人心惶惶的,害她这个新上路的吸血鬼光是吃饭就要多花不少功夫。

「那家伙不是早死了吗?」

「剩下的你自己去搞清楚吧。」说完,她迅速扑向吃完蛋糕一脸满足的芙兰,并在她脸上留下一滩口水。「亲爱的芙兰,有好好练习吗?」

「唔~就算练习了还是捏不碎。」芙兰朵露将拳头握紧又松开。「眼睛还是好好的。」

看似无辜的眼神望向菲克特,连蕾米莉亚都看不出当中到底有几分认真。

「想要捏碎我身上的眼睛还早一千年呢,走吧,我们去地下室玩,别管你的姐姐大人。」

看着芙兰脸上难掩的落寞,蕾米莉亚伸手轻摸她的头。

「我去办点事,等会儿再说给你听。」

「嗯!约好了哦!」

微笑地挥手与两人道别,蕾米莉亚沉声问向等在一旁的小恶魔。

「这个嘛……与其说知不知道,还不如说蕾米莉亚大人竟然不知道比较让人惊讶啊。」

「什么意思?」

「唔……这人还挺有名的,被称为巴托里伯爵夫人再世。」一手抱胸一手扶着脸颊,她笑道。「每过一阵子就会有这种人出现呢!人类阿~常常说恶魔怎样怎样的,其实他们自己更──」

「这种像是修道士的感叹词就免了,说重点。」

「好的!她跟随身为将军的丈夫来到德布勒森这个边境地带,表面上与教会合作创办孤儿院与收容所,收容那些因战乱而无处可去的妇女孩童,暗地里却将之杀害。」

做了道抹脖子的手势,她刻意放慢语速,像是怕被偷听一般悄声说道。

「她相信饮用用药草喂养长大的孩童血液可以治病,沐浴年轻貌美女人的鲜血可以保持青春,某方面来说病的比巴托里伯爵夫人还严重。」

「难道说……我们要找的人就在被收容的这些人之中吗……」摩挲着下巴,蕾米莉亚喃喃自语。

「唔,这就要去看看才知道了……啊!对了!她最近几年资助了几位炼金术师进行研究,宅邸内也经常有魔女出入,也有可能在这些人里面。」

她看着小恶魔,小恶魔也看着她。

「要我收集情报还行,现场行动就饶了我吧。」小恶魔高举双手表示投降。

「啧,好吧,反正只留菲克特和芙兰两个我也不太放心。」

抬手,一只迷你蝙蝠从掌心中出现,啪哒啪哒地缓慢飞至小恶魔肩上。

「有事就用它联络,我去去就回,这里就交给你了。」

「没问题!请您务必小心。」

 

#

 

幼童们玩耍嬉闹着,浑然不知这安宁的短暂,失去依靠的老弱妇孺在这里重拾笑容,他们有的能在此地获得新生,却也有部分将赴往另一个地狱。

也许该庆幸这地方离她的领地罗马尼亚并不远,再照着小恶魔提供的孤儿院与收容所的位置,她不需要花太多时间便可全部查探完毕。

都不在这些人里面。

以蝙蝠型态倒吊在某树的枝干上,蕾米莉亚静心感受着领主城堡内的魔力波动。

是有几个魔力稍强,但以魔法使的角度来看算是普通程度吧,里面最强的也不过就是中上了。

将精神集中在远处的分身,小小的蝙蝠开口问道。

「小恶魔,家里状况如何?」

「蕾米莉亚大人!这个……因为芙兰朵露大人和菲克特大人玩得太开心了……」

所以把房子拆了是吧……

虽然小恶魔支支吾吾地没说明白,不过这模式都快成为惯例了……算了,掌握力量的最好方式就是习惯它,有个现成的沙包也不错……

「那个叫菲克特去修就行了,说回正事,孤儿院和收容所我都看过了,都没有异常,城堡内也没有魔力特别出众的,你那还有什么情报吗?什么琐碎的事都可以。」

「唔……好像没有特别值得注意的……最近城堡内似乎遭小偷,许多银器餐具都不见了……」

「这也太琐碎了……跳过。」

「还有……对了,听说领主有个女儿,但从没有出席过任何社交场合,有传闻她是因为太丑让伯爵家丢脸才避不见面,也有传言是因为太漂亮……」

「……跳过。」

「唔……还有什么……诶?等等!菲克特大人!」

突然被一把提起,另一道嗓音突然插了进来。

「嗨~斯卡雷特,有好好在找吗?」

「菲克特……你就是想看我烦恼的样子吧……」

「怎么会呢?放松心情慢慢来就行了,而且……就算没给你提示,迟早也会遇见的……」

后半段的声音细小而难以听清,在她打算进一步追问的时候,她将自己抛给小恶魔。

「我去弄点吃的给芙兰,你慢慢加油吧!」

那家伙……到底打什么主意……

就算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蕾米莉亚果断放弃,至少现阶段她们还算是同一条船上的,应该不至于做出会严重危害到她的事。

「蕾米莉亚大人?」

「就先这样吧,有什么消息再联络我。」

「遵命。」

被这么一搅和,她的肚子好像也饿了。

睁开眼睛,她拍动翅膀小心翼翼地从开启的窗子潜入城堡内,沿着阴影角落,她向着散发浓厚血腥味的地下前进。

用药草喂养长大的孩童什么味道?虽然没实际尝过,但闻起来还挺香……

兴致勃勃地一路向下,途中化为黑雾穿过了道暗门,她不太喜欢这个型态,飘忽忽地彷佛连自身的意识也要跟着消散,但却无法否认当要潜入某些地方时,这会方便许多。

转为幽暗的长廊让她更方便藏身,进了这里之后,来往的佣人只剩下寥寥无几,以人耳无法辨识的音波确认此处的构造,她停在一间房门口。

这里并不是血腥味最重的地方,但却是最奇怪的地方。

门上被施加了封印,但作用并不是防卫外头的入侵,而是用来防止里面的东西出来。

养了什么东西吗?

来不及细想,封印突然减弱,门在此时开启。

「那么今天的课就上到这边,小姐也早点休息吧。」

随着门再度被关上封印,蕾米莉亚停驻在房中的吊灯上方。

仔细打量这偌大的房间,正中央的水晶吊灯替室内提供了足够的光源,精致繁复的雕纹显示出家具的价值,乍看之下与一般贵族的房间相差无几,可是从墙壁之中却能感觉到魔力的流动。

在面向门的最里侧,放有一张精致的流苏大床,女孩静静地坐在其中,显得格外娇小。

 

#

 

──人偶。

如果要蕾米莉亚用一个词来形容,没有比这更适当的了。

如瓷器一般白皙的细嫩肌肤,丝绸一般滑顺的深紫长发,与精致却冰冷的面容。

她就这样被静静摆放在这装饰精美的牢房之中,那张大的有些夸张的床上,专注地看着眼前厚重的书籍。

彷佛这世界发生的一切都与她无关。


章二 ~ 完


章一 交错<<    >>章三 再会

评论(4)
热度(4)

© Y.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