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终将遗忘,但我曾在这里。

【东方】Symbiosis ~共生螺旋-章一 交错

「啊……啊啊……」

一片昏暗中,一大一小两个身影紧贴在一起,属于女性的喘息和呻吟充斥著室内,使得整个房间弥漫着一股绮靡的氛围。

「你的吃相还是这么难看。」打破气氛的,是不属于现场两人的低沉嗓音。

开启的窗旁不知何时伫立了一名女性,乌黑的长卷发与黑色的礼服恰到好处地和黑暗溶为一体,她笑着看向床上的两人,好似在欣赏什么景致。

「你大老远跑来,就为了数落我的吃相?」

娇小的身影昂首,抬手擦拭嘴角滑下的鲜红液体。

大量的鲜红染上了女孩的淡粉洋装,她起身走下床铺,看了眼身上的衣物,便放弃地对黑发女子耸了个肩。

「没问题吗?又弄得那么夸张。」

黑发女子看向床上那名女子,鲜血还不断从颈部湧出,大片的红在纯白的床单上蔓延,挑起一边眉毛,她问道。

「没问题的,明早她只会觉得是个有奇怪性癖的客人而已,我会先让她把床单和衣物处理掉。」

女孩答道,她走至窗边,双手倚在窗框上。

「你到底来做什么的?」

「来转告你,今年的聚会决定在你那举办了,斯卡雷特。」

听到这话,女孩皱眉看向一旁的黑发女子。

「脸上写满了不愿意呢。」女子轻笑,神情在下一瞬转为严肃。「不过也该适可而止了,继续孤僻下去只会成为眼中钉哦。」

「你明明知道的,菲克特。」

「所以才掩护你到现在,不过继续下去会引起怀疑的……不,倒不如说已经引起怀疑了,蕾米莉亚.斯卡雷特,听清楚了,现在你该做的,就是热热闹闹地办个盛大的宴会,打消那些老怪物的疑虑,然后……」

菲克特突然贴近蕾米莉亚耳边,小声地说道。

「把你家的小怪物放进笼子里关好。」

有一瞬间,蕾米莉亚想抬手打掉那个冰冷的笑脸,不过她还是压抑了下来,火焰在鲜红的瞳眸中静静地燃烧著。

「会好好关起来的,为了不让你们任何人碰她。」

拋下这句话,蕾米莉亚踏上窗框一跃而出,丝毫不理会在原地都囔著什么的另一人。

 



 

「绝对~绝对~不要让任何人发现你的存在。」

一次又一次的叮咛,这是母亲每次出门前必定会留下的话语。

女童乖巧地点头允诺,在母亲离开后将门闩放下,她踏着小小的短腿跑至桌旁坐好,接着继续翻阅桌上那本看似艰涩的书籍。

放有几根柴薪的壁炉突地燃烧起来,阵阵香气从架在上头的铁锅中冒出,片刻后,锅子被端至桌上,里头的浓汤被用小碗好好地盛装起来。

「谢谢。」女童对着空无一人的空间说道,并拿起汤匙小口小口地喝着。

一些半透明的小生物围绕在女童身旁,在她略显吃力地吹著热汤时,跟著扬起微风,看她冷得打哆嗦,炉中的火势倏地增强,还有几只拿过毛毯披在她身上,一件接着一件差点将她淹没。

面对此等境况,女童仍旧不为所动,一口一口地将浓汤喝完,喝完的铁锅与空碗迅速被冲洗干净,飘至离火炉有段距离处烘干。

她将身上的毛毯抱至床上叠好,接着走到壁炉旁蹲下,半透明的蜥蜴靠了过来,她伸手搔了搔蜥蜴的脸颊,见状,这些半透明的小生物通通蹭了过来,铁锅与空碗匡当当地摔落在地。

虽然感到哭笑不得,女童还是乖坐在地上,闭上双眼感受著这些小生物围绕在身边,淡淡光芒包裹著她的周身,每到此刻,这些小生物都会安静下来,停留在她身上。

──直到这个瞬间。

带着强烈的不安、恐惧,精灵们突然骚动了起来。

虽然是第一次遇到这种状况,可是女童不需要猜想也知道原因,毕竟那股向这里靠近的魔力太过惊人。

「没问题。」

女童勉强挤出个奇怪的笑容,想也没想便拉开门栓跑了出去──於是在月光下,她看到了终其一生都无法忘却的身影。

漆黑翅膀遮蔽了大半圆月,淡蓝的短发反射著月光的银辉,天真与邪媚恰到好处地融合在那张稚嫩的脸庞之上,宝石般的红眸转向她所在之处。

她无法移开视线,即使大脑里最后一丝理智正不断发出警告。

而对于蕾米莉亚.斯卡雷特来说,这其实是个相当新奇的体验,根据过往的经验,看到她刚用完餐这副模样的人类,一向只会有两种反应,一是哭叫逃离,二是瘫软昏迷,但眼前这名尚处於幼年体的人类却不属于上述任何一种。

她只是眨了眨那双大眼,带着一丝恐惧与远胜过前者的好奇心,目不转睛地盯着她。

对于这难得一见的反应,蕾米莉亚不禁湧起靠近观察的欲望,生怕吓到这只好奇的『小猫』,她放慢自己的动作,缓缓降落到女童面前。

就在此时,女童那似乎会飘散在空气中的细微嗓音传入了蕾米莉亚耳中。

「你是……天使吗?」

蕾米莉亚瞪大双眼,又环顾四周确认了下,最后实在是找不到其他可疑的东西,才指著自己疑惑地看向女童,面对这连串动作,女童点了点头。

「天、天使!?噗哈哈哈!竟然说我是天使?」她抱着肚子大笑了起来,连翅膀都兴奋地噗哧摆动。

蕾米莉亚感觉自己好像好几十年没笑得这么开心了,对于她的反应,女童只是略歪著头,似是不懂她为何而笑。

「到底哪里像个天使了?」好不容易平复下来,蕾米莉亚好奇问道。

「书上说,带着翅膀的天使降临人间。」思考了下,女孩答道。

「我说……这翅膀根本不一样吧……」

「唔……也许就像发色一样,黑色的翅膀……」

「別说颜色了,这根本就不是一个品种阿!」如果不是对方看起来一副认真思考的模样,她实在很想直接往对方头上敲下去。

「还有幼儿体型……」

「我才不想被你这比我还幼儿的小鬼说。」

忍不住曲起食指以最轻的力道往对方额头轻敲,但还是足以让女童双手摀著头,用泛著泪光的哀怨眼神盯着她。

被盯得有些不自在,蕾米莉亚决定做些什么来转移注意力。

「我阿~可是吸血鬼阿!」

将翅膀唰地张开,暗影瞬间将女童垄罩,鲜红的双瞳在夜空之下闪烁著妖异的光芒,张开的獠牙犹如白刃一般展示在女童眼前,黑夜的眷属以左手搭上女童纤细的脖子,尖锐的利爪轻触上女童细嫩的颈项,一丝朱红缓缓渗出滑落,在白皙肌肤上留下一道刺目的轨迹。

目视著这一切,女童伸出了手──

「除了虎牙特別长以外,牙齿排列看起来和人类差不多呢。」撑开对方的嘴,女童仔细观察。

「喂……」拉下那两只作乱的小手,蕾米莉亚感到额角的青筋突突地跳着。

双手被拉开,女童盯着一脸无奈的吸血鬼,奇妙的是,就算她摆出刚刚那副姿态,女童还是丝毫不感到害怕。

「所以你要吸我的血吗?」

被这么突然一问,蕾米莉亚有些发楞,看着脖颈间的那抹红色,她下意识地吞了口唾沫。

这还是第一次,明明刚吃饱,却觉得有点馋……

低下头,顺着流出的血液舔舐而上,她小心翼翼地不让牙齿伤到女童的皮肤,直到伤口处轻轻吸吮了下才离开。

「剩下的……就留到下次吧……」转身将视线从女童身上拉开,蕾米莉亚说道。

化身为无数蝙蝠飞向空中,吸血鬼失去了踪影。

下次吗……

精灵们仍旧骚乱不安,也许是无法平静的自己造成的影响,抬手按住发烫的脖颈,女童回想着吸血鬼留下的话语。

如果再遇见的话……

清晰的触感仍残留在颈上,伴随着难以平复的心跳,女童露出了微笑。

这种事──绝对不要。

 

#

 

在一叠叠的书籍与文件之中,一名年轻女性端坐在桌前,娟秀的字体挥洒在羊皮纸上,工整内敛正如同它们的创造者一般,精致而美丽,落款并上了封蜡,她将信交给等候一旁的传令员。

「……就交给你了。」

似是盯着女子看傻了眼,年轻的传令员好一会儿没回过神来,呆愣了几秒才慌慌张张地接过信件。

「非、非常抱歉!不……属下立刻就去!」

「没事,別把信弄掉了就行。」

女子笑着安抚青年,对这反应已习以为常,在青年离去后,她让侍从也一并遣退。

「那么……吸血鬼阁下特地大驾光临有何贵干呢?」

黑雾从墙角的黑影中蔓延而出,逐渐凝聚成人的形体。

「当然是来看看伯爵夫人,近况可好?」

「托您的福,相当不错呢。」女子满意地抚摸手臂上细滑的肌肤,并不动声色地打量从黑影中冒出的这人。

一头黑色的及腰的卷发随意地披散在姣好的身躯之后,琥珀色的双瞳带着慵懒的微笑,苍白的肌肤更加印衬了那丰满血红的双唇,虽然乍看之下只有二十多岁,不过实际年龄恐怕难以想像。

「是吗?还以为您会对于成为我等的子民一事感兴趣呢。」

虽然如此说道,不过女子半点也没有将她化为同类的打算,缠绕在对方身上,那比身为吸血鬼的自身还浓重的血腥味,令她深感厌恶。

「虽然能够青春永驻的确很有吸引力,但那么多弱点还是免了。」

虽然从未明说,两人都是心知肚明的,相互利用的同时也相互盘算,一个不小心便会连骨头都不剩。

「说起来……我可是发现了个很有趣的,要比那些幼童们的鲜血更能满足您的东西……」

黑发的女性低语著蛊惑的内容,女子疯狂的眼神闪烁著晶亮的光。

若说所有生命都将遵循著某道既定的轨迹前进,那不管做了什么,也不过是向着洪流投入石子那般,转瞬便会被淹没吧……

不过若真有改变命运之流的方法的话……

如蚂蚁般汇聚的人群,高举着火把点燃了尖叫的乐音,目视著这一切,蝙蝠发出了讥笑。

 



 

漆黑的焦土,零星有些翠绿的嫩草顽强地冒出了头。

残破的木屋,只剩下三三两两几根桩柱犹如墓碑一般矗立。

血与焦油的气味隐约飘散在空气中,还带着点尸体燃烧后特有的臭味。

在某个同样是满月的夜晚,当蕾米莉亚循著记忆回到那片与女童初遇的场所时,等待她的就是这片景致──熟悉的令她厌恶。

简直就像魔女狩猎。

不过这倒是能解释女童为何离群而居,以及为何见到非人之物却仍如此平静。

「啧……还以为难得找到点乐子的……」

最后俯瞰了眼这片废墟,蕾米莉亚头也不回地离开此处。


章一 ~ 完


>>章二 游戏

评论
热度(3)

© Y.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