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终将遗忘,但我曾在这里。

【东方】Lover's Gift and Crossing

Your kingly power to vanish, but your wish was to make imperishable a tear-drop of love.  

--  Rabindranath  Tagore



风之障壁挡去了暴风和烟尘,矗立在身前的,是帕秋莉凛然的身影。

「说了交给你的,但是你在搞什么阿!?」以往冷漠淡然的表情难得出现了裂痕。

原来她也能这样吼阿……蕾米莉亚发出不合时宜的感叹。

「只是花了点时间而已,你别插手。」

摇摇晃晃地前行,如此景象令帕秋莉的恼火程度又升一阶。

「先去照照镜子看你现在是什么鬼样子再来说这种话!噢!不对,连镜子也不屑照出你这种狼狈样,看看你背上那对翅膀,简直像挂了两块破布似的。」

「哈!?你这紫蘑菇说谁是破──」

漆黑的凶刃划破障壁,撞击在鲜红的长枪之上,连站起都相当吃力的蕾米莉亚,硬吃下这一击也免不了单膝重重地砸在地上。

「诶~你们还相当优哉嘛,真好阿,聊得那么开心。」金发的女孩脸上挂着扭曲的笑容,那双鲜红的双瞳,此刻只显现出狂乱。

「芙兰……」

痛苦地看着那张熟悉的脸孔,握住枪柄的力道不自觉地放松。

「凝结,汇聚,水流之枪。」

旋转流动的水柱化做长枪擦身而过贯穿身前的少女,睁大双眼,蕾米莉亚向身后怒吼。

「给我住手!帕秋莉.诺蕾姬!」

「我才要说你给我适可而止!蕾米莉亚.斯卡雷特!」

似乎是没预料会被吼回来,蕾米莉亚的表情有点惊吓。

「芙兰……芙兰她只是有点失控……只要过段时间就能恢复的。」她小声的嗫嚅道,与其说是对帕秋莉辩解,更像是在说服自己。

「难道这段时间你就打算这样被单方面的压着打吗!?少自以为是了,就算你使出全力也打不过妹妹大人的,根本没有手下留情的必要。」

「呜──」

「再说──你觉得妹妹大人清醒后会想看到你被她伤害成这样?」

「那可不一定。」

突然插入两人对话的,是方才被击飞的少女,她的表情仍是一派轻松的模样,与腹部那个怵目惊心的大洞成对比。

「对于那个骄傲自大又愚蠢,这几百年间还把我关在那个狭窄的地下室的姐姐大人,你觉得我会一丝恨意都没有吗?」

只是这么几句话的时间,被流水之枪贯穿的伤口已缓缓复原,她微抬起双手,名为瓦莱丁的武器出现在她手上。

就算是蕾米,被流水所伤恢复也要花些时间的……帕秋莉止不住冒出了冷汗。

「我就是这么认为的,证据就是以那种温吞打法的蕾米,居然这么长时间都没被你打成蝙蝠酱。」

「帕~琪~」蕾米莉亚咬牙不知该露出什么表情,她明知道帕秋莉在损她,又因为她的话燃起了什么希望。

「你果然很擅长惹人生气阿,性格恶劣的魔女。」瞇起双眼,芙兰朵露盯着帕秋莉的眼神真真正正地露出杀气。

「那真是过奖了。」

抬起一手,帕秋莉在掌中汇聚着一颗类似火球的物体,却比远远比火球更亮、更炽热,如同一个小型太阳。

「挺有趣的招式,不过那种程度是伤不了我的哦,帕秋莉。」

「不试试看怎么知道呢。」

芙兰朵露并没有马上冲向前,而是饶富兴致地,站在那等着帕秋莉的魔法逐渐成形。

对于自己的强大有着绝对的自信与从容,看来自以为是这点,这些吸血鬼都一个样阿……帕秋莉忍不住露出了笑。

这给了她充分的时间──和身旁的另一个吸血鬼商量一些事。

芙兰朵露如同箭矢一般弹射向前,高举着瓦莱丁准备将帕秋莉连同她自豪的魔法一同拍碎。

炸裂的光球带着剧烈地光芒与热浪,向着四周吞噬,连同施术者一起──在芙兰朵露尚未碰触到之前。

她没预料到帕秋莉居然会在如此近的距离下让光球直接爆开,双手交叉在身前挡去灼烧身体的炙热,连她都受到如此伤害,那么对方呢?

那个一向冷静且明哲保身的魔女,居然会使出这种自杀般地攻击……

「对不起,芙兰……」

从帕秋莉身后窜出,蕾米莉亚呢喃着。

「我一定会找到的……可以包容你的力量的地方,所以现在……你先好好休息一下吧……」

鲜红的长枪贯穿了金发吸血鬼的胸口,小小的手掌盖住了鲜红的双眼,虽然有一瞬如同抵抗一般的犹豫,芙兰朵露还是顺从的闭上了眼。

将怀中失去意识的少女温柔地放下,蕾米莉亚转向身后,鲜红的瞳燃烧着怒火。

「什么阿……这算什么啊!?」

──蕾米,你相信我吗?

魔女刚才交代的话语还回荡在耳边。

──芙兰不会有事的。

「这点伤……妹妹大人很快就能恢复的……别担……」

「我说的是你啊!」

空气中弥漫着令人憎恶的焦臭味,魔女的身上满是一块块烫伤烧焦的痕迹,若说刚才的蕾米莉亚是破抹布,那现在的自己就是火候不均造成的半生半焦的肉块吧,帕秋莉自嘲的想。

「别担心……死不了的。」

任何一丝防备的举动都会令妹妹大人起疑,她只能以肉身硬生生吃下。

此刻她该庆幸,这幢恶魔之馆里面没多少镜子,她暂时不用担心会看到自己这副鬼样子。

「怎么可能不担心啊……」就她所知,魔女虽然停止了生长,有着与自己相同的时间,但肉体强度却还是与人类相差无几,甚至更弱──而这烧伤面积已足以令任何一个人类丧命。

「以魔力……替换修复坏死的细胞……没事的……只是需要花些时间。」瞪视着身旁的吸血鬼,帕秋莉想埋怨对方让她说了这么多话,但看着那副哭丧的表情,到口的话语又吞了回去。

她缓缓叹了口气。

「的确是自大又愚蠢……尽给人添麻烦……的吸血鬼……」抬起颤抖的手抚上那颗蓝灰色的脑袋。「但是……我并不讨厌。」

渗出血水的手掌弄脏了她的发,帕秋莉想将手缩回,却被蕾米莉亚抓住。

「第二个……」将那只没比自己大多少的手掌捧在手中,细嫩的手因烧伤而红肿渗血,刺痛着蕾米莉亚的双眼。「你是第二个重要的。」

她不知道自己说这种话有什么意义,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么说。

「对不──」

「别说这种……不像你该说的话……」帕秋莉笑着制止蕾米莉亚的话语。「没有道歉的必要……倒不如说……这样就是最好的了。」

「呜──」

沈默了一阵,蕾米莉亚改口。

「下次……别再这么乱来了。」

「嗯……」若有似无的应声响起,帕秋莉陷入了短暂的沉眠之中。

评论
热度(7)

© Y.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