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仅此一人的异变(一)

入眼的是纵横交错的木梁,充斥着古板穷酸风格的日式建筑和摆饰,参杂着刺鼻消毒水的榻榻米气味,因风吹过竹林而带起的嘈杂喧闹,这些都令她下意识地蹙紧双眉,却牵动额际两侧传来一阵阵头疼,像有人拿棍子在她脑袋里狠狠胡搅一番,晕眩地想吐。

试图撑起身子,身体在此时传来强烈的悲鸣抗议,每一根骨头,每一束肌肉,乃至每一寸肌肤,如同被硬生生撕裂一般,即使如此,蕾米莉亚仍然顽强地坐起。

从四周环境不难推断出,自己是被带到永远亭了,但到底发生了什么?

记忆模糊而破碎,她花了好一段时间才勉强拼凑出其中的片段……

美铃冲进来报告雾之湖出现异状,大量的瘴气从湖面向四周扩散,于是她吩咐咲夜去永远亭寻求协助,并让小恶魔引导湖之妖精们进馆内避难,而她则亲自带着芙兰和美铃闯进被浓雾垄罩的湖中央──在那里,她们看见了一只巨大的,如同蛇一般的怪物……

之后发生了什么?

隐约记得,因为怪物吐出的雾中含有腐蚀气体,所以她让美铃带着芙兰先退下,自己则独自与怪物缠斗。

即使内脏被烧灼,即使身躯被撕裂,她也只能继续挥舞长枪,如果不这么做,在她身后的人们将无法幸免,直到红白的巫女制止了她的动作。

『已经够了,接下来就交给我们吧。』

──意识自此便完全中断。

她迫切的想知道之后的状况,彷佛回应她内心的焦虑,纸门在此时拉开。

「大小姐!」收敛下一瞬间的惊愕,十六夜咲夜将水盆置于一旁,并迅速上前制止主人起身的动作。「请您稍等一下,我马上找人过来。」

「等一下!咲夜,其他人怎么样了!?」顾不得身体的疼痛,蕾米莉亚急忙拉住对方,直觉告诉她必须尽快得到这个答案,而她对此毫不怀疑。

「大家都没事。」如同确认般,咲夜缓慢的、一个一个述说着。「妹妹大人、美铃、小恶魔和我……都没事,多亏了大小姐的英勇奋战,红魔馆全员平安。」

「是吗……太好了。」

听完,蕾米莉亚松了口气,注意到咲夜沉下去的神色,才发现自己无意间忘了拿捏力道,急忙将手松开,血的气味隐隐渗出。

「抱歉!咲夜你没事吧!?」

「阿……没事的,只是些许被指甲划伤而已。」

「你还是先关心一下自己的状况吧。」不知何时出现的八意永琳走进房内,随后的铃仙将拉门关上。

「你当时的情况可是全身上下都破破烂烂的没一处完好,不管是体力还是魔力都消耗殆尽,就连自豪的再生能力也无法正常发挥,若不是刚好有适合你的『药物』在,你早就死了。」

「这不过是符合命运的结果罢了,想要我的命可没这么容易。」即使身处病床上,蕾米莉亚仍崭露出不愧于鲜红恶魔之名的气势,虽然大都属于她自己的想象。

「是是,看起来已经没什么问题了。」

「是~阿~只不过是头晕得想吐,浑身发疼,稍微动一下就听见骨头喀喀作响而已……」

即使吸血鬼摆出这副想咬人的模样,八意永琳仍维持一派的温和微笑。

「那些大都是身体急速再生造成的后遗症,睡一下就没事了,这瓶你拿着──」说着,她将一个小玻璃瓶递给蕾米莉亚。「每天睡前吃一颗。」

透过灯光观察,小瓶里有七颗鲜红的,像是玻璃珠般的物体。

「简直像血一样……」

注意到一旁的人似乎不自然地颤了一下,蕾米莉亚转头询问。

「怎么了?咲夜?」对方的表情明显苍白,呼吸呈现不自然的急促,思考着可能的原因,她追问道。「难道刚刚伤得很重吗?」

「只是点小伤──嘶!」

没给对方反应过来的机会,永琳迅速卷起袖子,查看受伤的上臂──有着明显的瘀青以及破皮,似乎没伤到骨头──说不上严重,只要好好处理一番就行,比起这个……

「优昙华,你带她去客房上药,上完药咲夜妳就直接在客房休息吧,蕾米莉亚这里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等等,这种小伤──」

「这几天你过度使用能力了吧?」硬生生打断对方的话语,八意永琳仍是保持着笑容。「你是想现在跟着铃仙去客房休息,还是等等被抬去病房休息?」

「……能和大小姐同间病房吗?」

「你觉得呢?」

看着咲夜还不肯放弃的神情,八意永琳施加最后一击。

「我想你们红魔馆的其他人……已经不想再看到有成员倒下了吧……」

听见这话,十六夜咲夜紧握拳头深吸了口气,随后又缓缓放松……

「……我明白了,那么大小姐,我就先退下了。」

得到大小姐的首肯,女仆长欠了身后,便转而向铃仙唠叨着『离此最近的客房』之类的要求,两人的声音逐渐远去。

「尽是些过度保护的家伙呢,你们红魔馆。」

「谁叫我这个馆主如此受人爱戴。」

「呵……究竟是好是坏呢?」

「什么意思?」

瞇起双眼,蕾米莉亚打量着眼前的月之贤者,但对方始终挂着优雅淡笑的面具,毫无一丝破绽可循。

「没什么,你们愿意听话还真是帮了大忙,虽然就算你没这么做我也打算让你们睡一阵子,若是让病人摇摇晃晃地走出去坏了永远亭的名声可不好。」

「嘿~我倒想知道你原本打算怎么做,难不成这里面还加了什么东西?」从玻璃瓶中拿出一颗药丸,蕾米莉亚打趣道。

「哎呀!被你发现了。」

看着对方佯装出的惊讶表情,蕾米莉亚把药拿在嘴边吞也不是,扔也不是。

「只是开个玩笑罢了。」

「一点也不好笑……」

「如果真要说有什么副作用的话……说不定能让你做个好梦呢。」留下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八意永琳也跟着从房里离去。

瞪着拉上的纸门犹豫了一阵,蕾米莉亚还是将药丸放入口中──熟悉的血腥味蔓延开来,除此之外还有一种,与畏惧她的人特有的刺激口感不同的,柔滑的甜味。

初次尝到的味道呢,是因为采集的方式不同吗?

感觉温暖的气息流遍全身,蕾米莉亚放松了下来,原先的不适此刻已舒缓许多。

不对……好像……不久之前也曾经尝过……

模糊的印象从脑海里一闪而过,在即将抓住的瞬间又稍纵即逝,难以抵挡上涌的睡意,蕾米莉亚坠入了梦乡。



「不管是教会的那些人类,或是那些非人之物,我不会让任何东西伤害你。」

看似年幼的吸血鬼伸出她小小的手掌,脸上充满自信与骄傲,堆砌出这些的是无知,还是漫长时间的洗礼,魔女并不知道,但她知道一件再简单不过的道理。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那种糖衣炮弹就省了,说出你的目的,吸血鬼。」

魔女的直言不讳并没让吸血鬼恼怒,她仍旧带着微笑──倒不如说她的笑意更加深了──用着她稚嫩并容易使人松懈的嗓音继续道。

「为了保护我想守护的东西,只有力量是不够的,我需要你的智慧,帕秋莉.诺蕾姬。」

这是打从吸血鬼进门以来,魔女第一次正视眼前的吸血鬼,对方的眼神坚定而认真,不像是在开玩笑。

守护?什么东西是让堪称是自尊心集合体的吸血鬼,不惜寻求他人帮助也想要守护的?财富?这东西对他们其实没有多大用处。名誉?虽然比前者靠谱一些,但借助他人力量对于他们来说更多的是耻辱。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

强烈的好奇心驱使了魔女之后的行为,却也不可否认,这本身就是桩不错的交易。

「我可以对你发誓,在这里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研究与实验,我不会让任何人干扰你,只要你还属于这里。」

「那么我也向你承诺,不管任何时候,只要你需要『知识』,你都可以在这里找到。」



这一天,蕾米莉亚.斯卡雷特与帕秋莉.诺蕾姬交换了誓言。

——结果她们谁也没能守住约定。

 

>>(二)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