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WBY】阳光消逝-终章 回归

Ruby蜷缩在病房外的长椅上,包扎完毕的脑袋深埋在双臂之中,当Blake拿着水壶从病房中走出,看到的就是这么个景象。

 

叹了口气,Blake在长椅的另一端坐下。

 

「妳不进去看看她吗?」

 

另一端的Ruby瑟缩了一下,却没有出声,Blake也只是静静地等待着,正当她思考是否应该先进行原先的目的──装水时,Ruby总算是开口了。

 

「我应该相信她的……」

 

她小声地呢喃着,思绪飘向了那一天,那一瞬间──

 

Yang踏出左脚紧急煞车,接着一个旋身硬是用左手重重击向自己的右臂,强制改变了拳头的走向,骨头的碎裂声清晰响起,但位于身后的Ruby发现得太晚,已经挥出的镰刀连她也无法停下。

 

「如果不是妳和Weiss阻止我的话……」恐怕此时她已经砍下了Yang的脑袋──已经恢复正常的Yang的脑袋。

 

束缚的尘阵制止了Ruby的动作,跃影飞绫缠上新月玫瑰将其拉开,即使如此她们仍是慢了一步,Ruby颤抖地放开了新月玫瑰的握柄,虽然很微弱…但她的确感觉到了…划破皮肉的触感……

 

鲜血从Yang的脖子喷溅而出……

 

双手紧抱着双臂,Ruby仍有些害怕,从那掌中传来的触感,还有鲜血那温热黏腻的感觉。

 

「谁都没有想到Yang会在那一刻突然清醒,妳的判断并没有错。」走至Ruby身前,Blake柔声安抚道。

 

缓缓抬起了头,眼前饱含怒意的金色瞳眸令Ruby一时反应不过来,伴随‘硄’一声巨响,Blake手中的水壶直接砸上Ruby的头顶。

 

「虽然我本来想这么说,但这次妳是真的错了,而且大错特错。」

 

泛着泪光的银色瞳眸凝视着眼前的人,Ruby轻摀着头上逐渐肿起的包,虽然常常被Weiss敲,但被Blake打可是头一回,Ruby有些不知所措。

 

「本来以为妳还好一点,结果妳们姐妹俩脑袋发热的时候都一个样,只知道自己一股脑地往前冲……」

 

拿开Ruby的手,Blake轻轻对着她头上的肿包吹了吹。

 

「……妳们不是只有彼此,我也好,Weiss也好,我们一直都在妳们身边,妳该相信的不是只有Yang,也多信任依赖我们一点,好吗?」

 

金色的瞳眸直视着银色的眼瞳,Ruby有些傻愣的点头,此刻她才算真正知道自己错在哪,那是对整个情况的判断错误,她在不知不觉间被过去的事所困住,忘记了还有Blake在,忘记了Weiss并不是那些无力抵抗的孩子。

 

「对不起,Blake,妳说的没错,我的确是错得离谱。」

 

点了点头,Blake轻揉Ruby的脑袋。

 

「懊悔不能改变过去,却能改变未来,好好面对妳所犯下的错,感受它带给妳的伤痛,接着妳该做的就是避免伤痕扩大以及不再受到同样的痛。」

 

试着张了张口,Ruby总算是问了她一直想知道,却又害怕知道的问题……

 

「Yang…她的情况…怎么样了?」

 

那一天,恐惧和自责驱使她留在原地,处理与随后到来的猎人团队交接的事物,而不是跟着Schnee家的医疗飞艇离开。

 

她知道自己在逃避,但她还是想透过专注在其它事来逼迫自己不去想起离去时Yang那毫无血色的脸庞与泛紫的唇瓣,直到Nora将她打晕为止。

 

从手机显示的时间来看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自己昏迷了超过一天,身上的伤已在不知何时包扎完毕,虽然来到了Yang的病房前,自己却没有勇气进去。

 

「今早恢复过一次意识,不过没多久又睡了过去,目前算是没什么大碍了吧……」

 

看着Ruby有些松了口气的表情,Blake索性直接打开病房门把Ruby推进去。

 

「好好看看她,然后妳知道该怎么做的。」

 

轻轻关上房门,Blake背靠着门叹了口气。

 

这一个是解决了,但是另一个人才是问题吧……思考了片刻,Blake果断决定还是先去装水再说。

 


 

病房内的景象让Ruby有些错愕,Yang的身上缠了许多绷带躺在病床上,这是预料中的事,身上插了许多管线,也是情理中的事,但是那张Kingsize的病床是怎么回事?

 

好吧……毕竟这里是VIP的病房,对照起那几乎占了整面墙的屏幕与一旁的高级沙发组和红木茶几,这也没什么,但是躺在病床另一侧的Weiss又是怎么一回事?

 

搔了搔脸颊,Ruby决定先把这问题放一边,专注打量起Yang的状况来。

 

此时的Yang的脸色比起记忆中的模样好得太多,虽然还是有些苍白,但至少有了点血色,轻抚上她脖子缠绕着的绷带,Ruby有些恍神。

 

立场反过来了呢……

 

自己现在的表情是否就像当时那间黑暗的房间中,Yang的表情一样,那么Yang看到此时的自己这副模样也会同样难受的吧……

 

揉了揉自己的脸颊,Ruby努力让自己的表情放松些。

 

必须道歉才行,这么说来还得买一条新的围脖赔罪,要买什么样的好呢?至于颜色……果然还是要橘色的吧……

 

「既然会傻笑,看来妳的精神好多了嘛…」

 

「咦?Weiss妳醒啦,我吵到妳了吗?」

 

「没有…只是被这些机器的声音吵得睡不着而已。」重新扎好头发,Weiss瞄了一旁显示心电图的仪器一眼,随即转头对着Ruby说道。「怎么?不打算继续当鸵鸟了?」

 

「对不起!我错了!」感觉到迎面而来的怒意,虽然Ruby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提到鸵鸟,但是不管怎样先认错再说。

 

「那种攻击我三两下就能避开,结果妳们姐妹俩是怎样?一个直接废了自己的手,真当自己的身体是铁打的吗!?另一个更夸张,妳没事砍她头做什么!妳这蠢货!妳以为她头掉了身体的动作就会马上停止吗!?」

 

「呃……不是吗?」

 

「当然不是!惯性!惯性是什么妳知道吗……」

 

「咳……很抱歉打扰妳们一下。」

 

一道嗓音在此时如同天籁般地响起,解救Ruby脱离Weiss即将进行的长篇大论地狱。

 

「嗯……虽然我也想让Weiss先把话说完,不过我们晚点还有其他事要处理,所以…可以等我们这边结束再继续吗?」Pyrrha一脸歉意的微笑着站在门边,在她身后走进的是Blake和Nora。

 

「我刚在走廊上遇见她们,就顺道带过来了。」Blake将水壶放在茶几之上。

 

「哇~这病房可真壮观,吶!Weiss,我以后受伤也可以住这间吗?对了对了!Yang她怎么样了?还活着吗?」

 

无视在病房里到处乱逛口无遮拦的Nora,Weiss示意Pyrrha在沙发上坐下。

 

「是关于那件事的后续报告吗?」

 

虽然听了同样留在现场的Blake提过当时的状况,但也只提到那魔物由总部那些人带回去研究了。

 

至于那村庄……对外公开的消息是深夜因打雷而引发森林大火,造成村民们来不及逃出而灭村的惨剧,整个事件都被压了下来,事实上从现场的情况来看很明显是人为的纵火,犯人估计是当时下落不明的那名猎人。

 

「现场已经清理的差不多了,在山上的洞穴中发现了部分失踪不明被包成茧状的村民,在确保安全后已经由总部收容。」

 

Weiss的眉头略为皱了一下,总部的‘收容’所代表的涵义给她一种不算好的印象,但是她也不能说什么。

 

「然后是关于Yang的事……」

 

气氛突然奇异的沉静下来,所有人都停止了原先的动作将注意力集中在Pyrrha将要说的话上,就连原先闹腾的Nora也静立在Yang的床边。

 

「总部那边希望能获得一些样本……」

 

「这是什么意思?」Ruby气势汹汹的站在Pyrrha身前,她讨厌这种像是把人当成某种实验对象的形容方式。

 

「如果我的说法让妳不快我向妳道歉,不过那边的确有这种意思……听我把话说完!」

 

Pyrrha抢先一步喝止其他人的声音,有些疲惫的,她伸手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对于总部的做法她自己也无法苟同,但有些事还是要待在总部才能办到,即使这时常令她感到无力与挫败。

 

「目前的话只要问她一些问题和采取血液样本就够了,至于其他出格的要求我们会尽量挡下来。」尽量,但不是全部,光靠她们还是不够的,她需要一些保证,Pyrrha看向了Weiss。

 

「我明白了,如果有必要的话尽管搬出我的名义,我不会允许我的朋友受到这种不人道的待遇。」明白了Pyrrha的意图,Weiss给予坚定的回答。

 

「说的~太好了!Weiss!」突然从一旁来个拥抱,Weiss被吓的不轻,而Nora则在她反应过来发飙之前赶紧跳开。「妳们尽管放心吧!那些自以为是的混蛋我们会想办法的。」

 

「可别太乱来了,如果有需要帮忙随时通知我们一声。」Nora的话实在无法令Blake安心,在某方面而言她比Yang更为出格。

 

「放心吧,Ren不会让她太乱来的。」

 

得到需要的保证,Pyrrha起身准备离开,走到门边时,她才想起还有件事没说。

 

「对了,那名失踪的猎人已经被除名了,现场并没发现他和他妻子的尸体,估计那名男子还活着,还有……虽然可能只是我多心了,也许他会来找妳们麻烦,妳们多注意一点。」

 

目送着Pyrrha和Nora从病房里离去,Weiss抚着额头感觉有些疲倦,还以为事情已经告一段落,没想到又有麻烦接着冒出来,不过……

 

看着站在一旁的Ruby,坐着看书的Blake和仍躺在病床上的Yang,如果是四个人一起的话就没问题的吧……有些满足的,Weiss淡淡的微笑着。

 


 

Yang觉得有些难受,自己的右手粉碎性骨折这她知道,但是现在连左手都麻痹的无法动弹,身上也感到一股莫名的重压,这些困惑驱使她睁开眼睛确认自身的状况……

 

映入眼帘的是一颗黑色的脑袋,微偏过头,她看到妹妹那熟睡的脸庞,还有压在自己肚子上的手臂,似乎有很久没像这样睡在一起了,Yang有些满足的离不开视线。

 

黑中带红的发丝搔的她鼻头有些痒,但是自己的左臂被当成枕头,她又舍不得抽出,Yang有些无奈的蹭了蹭右肩,之后将头转向另一个方向,眼前的景象让她有些发楞。

 

那是一颗白色的脑袋,这倒是有些稀奇了,Weiss一向都不喜欢和他人太过亲近,更别说像这样几乎贴着睡在自己身旁,把握这难得的机会,Yang饶有兴味的观察着Weiss精致的睡颜。

 

「妳这次真的吓到她们了。」

 

坐在Weiss另一侧的Blake突然出声,一旁的小夜灯在她脸上投下昏黄的暗影,使她此时的表情模糊不清,但手中书的书名Yang却看得很清楚,眨了眨眼,她小声提醒。

 

「Blake……妳书拿反了。」

 

看着Blake有些怨怒的瞪了自己一眼,然后索性阖上书放在一旁,Yang不禁苦笑了一下,看来她这次真的吓到她们三个了……

 

「妳就没点别的好说吗?」

 

「欸?这个……让妳们担心了,可是事情发展成这样也不是我乐意的啊,我也没办法……」

 

「问题不在那里。」Blake出声打断Yang的辩解。「算我拜托妳…不要再让我听到那种话。」

 

金色的瞳眸溢满悲伤,鲜红的记忆涌上脑海……

 

 

 

当那金色的身影笔直的倒在Weiss的胸前,Weiss赶忙压住脖子上的伤口和血管,但仍无法阻止鲜血涌出,染红她的双手。

 

「Ruby,妳回帐篷去拿急救箱过来,Ruby?Ruby!」Weiss的大吼唤醒了处于呆愣状态的Ruby,她立马拔腿狂奔。

 

Blake在第一时间便呼叫了Schnee家的医疗飞艇,那上面有最先进的急救设备,一直以来Weiss在出任务时都会让他们待命,她们也因此得救过好几次,但是这次……

 

看着那大量流出的鲜血,Blake只能拼命告诉自己冷静下来,即使该死的她根本无法冷静!

 

「Yang!妳听得见我的声音吧!保持清醒,无论如何妳都要撑下去!」Blake知道自己有些强人所难,但她也只能把希望放在Yang强韧的生命力上。

 

「啊……听…听得见……总算是听见了……妳…妳们没事吧……」

 

「有事的人是妳!给我闭嘴,妳还嫌自己体力消耗的不够多吗!?」Weiss不禁大吼,都这种时候了她还管别人有没有事。

 

「听着,医疗飞艇很快就会到了,撑着点,马上就会没事的。」Blake在一旁安抚着,连她也分不出这话是说给Yang听还是说给自己听。

 

「那个…如果……的话…Ruby…就拜托妳们了…」

 

断断续续的,交代的话语令两人当场愣住,她们不可能答应,这种像是让她感到安心就会永远离去的承诺。

 

「想都别想!安抚她是妳这个姐姐的责任,如果妳不希望她一辈子背负杀害妳的阴影的话,妳就好好撑下去!」

 

所以Blake拒绝了,但是她们彼此都很清楚,她们绝不可能放下Ruby不管,保证从一开始就存在,她的拒绝没有意义。

 

「都说了叫妳闭嘴,妳没听见吗!?给我撑下去!如果妳敢擅自死掉当心我直接把妳理成光头!」

 

这话很蠢,Weiss自己也知道,但她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可以威胁到她的话,在这种状况下还能带着微笑的她,到底还有什么是她放心不下的?

 

「噗哈…不是吧…Weiss…这太狠了……」

 

「天杀的妳别再笑了!我说到做到妳以为我在开玩笑吗!?所以给我撑下去!」

 

接过随后到来的Ruby手中的急救箱,Blake对Yang的伤口进行紧急处置,但是那冰冷的四肢,苍白的脸色与微弱的脉搏都再再告诉她,生命已经逐渐从这躯体中流逝。

 

即使如此,她仍然选择留下,她不可能让Ruby一个人留在这种地方,更何况她此时的精神状态极不稳定。

 

这是现在的她唯一能为Yang做的事。

 

Blake只能在心里不断的祈祷并且相信,祈祷那虚无飘渺的所谓的奇迹的存在,并且以欺骗自己的方式相信Yang能够实现……

 

然后在得知Yang真的活下来时难以置信的近乎疯狂。

 

 

 

「就算不是为了妳自己,也当是为了我们,就算再痛苦,再难看,也请妳挣扎着活下去,不要……不要那么轻易就放下一切……」

 

 「Blake…我知道了,我不会再这样说了。」

 

「还有……谢谢妳活了下来。」

 

Yang傻楞楞的看着Blake那带着泪光的微笑,有些不知该如何回答,因为这种理由而受到感谢还是第一次,呃……虽然说这种濒死体验也不常有就是了。

 

「Blake妳别再说了,这家伙都要得意忘形了。」

 

Weiss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两人一跳,只见她起身走到墙边开了大灯,室内顿时明亮一片,让Yang不自觉瞇起了眼。

 

「Ruby妳也醒了吧,就别装了。」

 

「欸嘿嘿~被发现了吗?不过Blake说的没错啊!」扶着Yang坐起身,Ruby轻轻靠在她的肩上小声地说道。「真的…Yang妳还活着…真的太好了…」

 

「Ruby…」

 

「对不起,Yang…」

 

微笑着,Yang抬起左手抚上Ruby的头。

 

「虽然我本来想说让我揍一拳就原谅妳,不过还是算了,谁叫我是姐姐呢!」轻轻揉了揉Ruby的脑袋,Yang温柔的说着。「这几天让妳难受了…已经没事了,Ruby。」

 

温暖的言语令Ruby的眼角有些湿润,不过她还是忍着没让泪水掉下。

 

「虽然妳这么说,但事实上Ruby的头上缝了六针,肋骨断了三根还刺破了肺部,都是妳的杰作。」Weiss的话如利箭一般刺穿Yang的胸口。

 

「还有Blake的左手骨折,右臂大片擦伤,除此之外这次为了妳的事消耗的人力与资源更是难以估计,妳打算怎么赔偿?」

 

「天啊~妳饶了我吧!Weiss…」无力地躺回床上,Yang不明白自己是何时惹到这位大小姐。

 

「啊……真的很抱歉,Ruby,Blake,Weiss,我会想办法补偿妳们的,至于赔偿……看在我这次伤的不清的份上,那个……我很穷的。」

 

「谁要妳赔钱了!这种时候妳倒是知道自己伤的不轻了,嗯?」

 

虽然知道不用赔钱是很好,但Weiss危险挑起的语尾仍令Yang感到不安。

 

「放心吧,只要妳乖乖养伤就是帮大忙了,不过……」

 

看着Weiss脸上危险的笑容,Yang觉得自己全身都冒着冷汗。

 

「为了确保妳会乖乖待着,所以我们会为妳准备特制的‘病房’,并且给妳最妥善的‘照顾’,听到了没有!」

 

幸亏是隔音良好的VIP房,Yang的惊呼并没传到外头去,看着吵吵闹闹的两人和一旁不知该说是安抚还是浇油的Ruby,Blake愉快地拿起一旁的书翻了起来。

 

一切似乎又回到了正常的轨道,至少…表面上看来是这样……

 

深刻的伤会留下痕迹,在身上…或心上,在午夜梦回的时刻隐隐复发,只能交由时间来慢慢淡化,未来…仍然要继续……

 

BGM:scars of love

 

当夜风扬起那金色发丝的瞬间,玫红色的双瞳在霎那间化为紫色,注意到变化的Weiss想要提醒已来不及,临时将尘阵的目标改变,她只能祈祷希望能赶上。

 

她的祈祷没有如愿,鲜血喷洒在她纯白的装束之上,显得更为刺眼而灼目……

 

接住倒在胸前的Yang,Weiss急忙扯掉碍事的围脖,压住脖子上的伤口和血管,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必须费多大的心力才能抑止自己不再颤抖。

 

她和Blake不断地与她说话,企图让她保持清醒,并且试图用各种方式激起她的求生欲望,但她却只是露出一副了无遗憾的微笑……若不是因为忙着止血,Weiss恨不得一巴掌打掉那张笑脸。

 

所有能做的她们都做了,无力的感觉着身边的人渐渐微弱的心跳,等待的时间是如此的折磨而漫长。

 

终于……在那艘医疗飞艇内……当那宣告生命结束的机械音平板而冷酷地响起时,Weiss彻底的崩溃了……

 

那一刻……她有多痛恨那两个人不在此处……

 

就算再怎么自责,但是那能比的上Yang现在的情况重要吗?那是她最亲密的姐姐啊!

 

就算再怎么担心Ruby,但有比Yang的情况更令人担心吗?那是她最亲近的搭档啊!

 

她知道自己在迁怒,必须要有人留下来接应那些该死的本部的猎人,而医院那边由她出面也最适当,但她还是忍不住想埋怨……

 

为什么明明该是与她感情最好的两人此刻却不在…为什么要由自己来独自面对这一切……她们因为意见不合而争吵的次数或许比坐下来好好谈话来的多,她在这里又能够做些什么?

 

心脏随着医护人员的急救动作而抽紧……

 

呼吸如同被扼住般变得困难……

 

紧咬着的下唇泛出的铁锈味彷佛催化剂一般,Weiss像发了疯似的冲着病床上的那人呼喊……

 

「Yang!给我醒来!妳听得见我的声音吧!」

 

再也不会有人将她的物品到处乱丢彰显她的存在感……她的存在将从她们的生命中永远消失……

 

「这又是妳在开玩笑了吧……别再闹了……」

 

再也不会有人去做些蠢事然后煮一大桌菜肴来赔罪……那些家庭般的温暖将不会再出现……

 

「妳真的想让Ruby背负这一切吗!妳忍心吗?」

 

再也不会有人用着滑稽的姿态与言语来逗她们发笑……生活将从此缺了一角……

 

「就这样走了,妳要被留下的Ruby和Blake怎么办?妳要我…怎么面对……」

 

再也不会有人露出宠溺的笑容来告诉她们一切都好……少了她,她们怎么可能会好……

 

「拜托……算我拜托妳了……活下去……Yang……」 

 

声音变得哽咽而沙哑……但是Weiss无法停下……

 

「不要…不要就这样离开……妳可以潇洒地放下一切……但是我们办不到…怎么可能办到……该死的……妳玩够了没有!给我回来!Yang!」

 

声嘶力竭地大吼着,Weiss无力的跪坐下来,即使张大口不停的喘着气,绝望感仍几乎要让她窒息,强烈的晕眩迫使她闭上双眼……

 

在一片黑暗之中,那刺耳的声音开始出现变化,取代原先平板的长音出现的…是规律而短促的滴滴声,急忙睁眼将视线投向显示心电图的仪器,上面的波纹清楚的告诉她,她是真的回来了……

 

但是高兴的情绪并没持续太久,在手术室中Yang又一次的失去了呼吸心跳,虽然立即抢救了过来…但医生告诉她也许她将再也无法醒来……

 

Weiss觉得自己要疯了,心像是被一把生锈的锯子来来回回的锯着,痛的她开始麻木,开始觉得不如直接给个痛快…也好过像这样被吊在一半……

 

她告诉Blake的是Yang已无大碍,只要等她醒过来一切都会好,她并没有说谎,只不过隐瞒了一部份。

 

她不认为自己隐瞒的很好,至少她知道自己的脸色绝对很糟糕,也幸亏Blake没有继续追问。

 

只要……她能醒过来……幸好她真的醒了过来……

 

那天早上,那双颤抖的眼睑在几度挣扎后终于打开,Yang用着仍有些虚弱的声音对着她说道。

 

「……唔……早安?呃……我的头发还在吧……」

 

这一瞬间,Weiss真的有立刻去拿剪刀的冲动……

 

「…Yang…妳……真是个笨蛋…无可救药的笨蛋……」

 

「Weiss?」

 

将额头抵在握着Yang手臂的双手上,Weiss再也无法抑止眼泪流下,亲眼目睹Yang的心跳停止时,她没有哭,当医生告诉她也许Yang将再也无法醒来时,她也没有哭,但是这一刻,她却忍不住哭了……

 

「Weiss……我没有在玩的……」

 

「……」

 

「那个……我回来了。」

 

「嗯……欢迎回来。」

 

~END~


章六  长夜<<

热度 38
时间 2015.06.29
评论(4)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