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WBY】阳光消逝-章六 长夜

将温水端进帐篷内,眼前的景象惊的Weiss差点打翻了手中的水盆。

 

「Ruby!妳在做什么!?」

 

「做什么?不是说要替Yang擦身体,所以让我先把她衣服脱了吗?」

 

「但也不用连内衣都脱了吧!?」就算同样是女性,突然看到一副一丝不挂的身躯,对Weiss而言冲击性还是很大。

 

「可是这样不是比较方便吗?」Ruby有些不解Weiss的反应为何这么激烈。

 

「要换人吗?」包扎完双腕,Blake提着急救箱向着Weiss靠近。

 

「不需要!不过是擦个身体而已,我也能做的。」

 

没错!不过是擦个身体而已,对方有的她也有,没什么好在意的!虽然尺寸有点不一样……不对!尺寸不是重点!

 

将脑海中乱七八糟的思绪甩开,Weiss专注起擦拭的工作,没多久她的表情就变得凝重,方才的Yang一副自己没什么大碍的模样,现在一看才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她们早该想到的……当她没什么事的时候反倒会哇哇大叫,真正有事的时候才装出一副没事人的样子……

 

那双强而有力的手此时早已残破不堪,食指与中指的指甲脱落,手掌与手背皆是擦伤,指尖的部位更是血肉模糊,左肩与背部布满青紫,呈现不自然的肿胀,细微的伤口更是不计其数。

 

小心翼翼的在Ruby的帮助下擦拭完身体与清掉卡进伤口里的泥土,Blake早已在一旁准备好接替上药包扎的工作。

 

「似乎没伤到骨头和内脏,不过还是要到医院进行进一步检查才能确定。」

 

「受伤了就该早说啊!逞强也该有个限度。」Weiss不停抱怨,并看着Ruby拿出冰块与毛巾进行着冰敷的工作。

 

等到伤口的处理工作告一段落,三人开始讨论接下来的行动。

 

「我想去找那名猎人,我们不能就这样放着他不管,而且他现在受了伤!」Ruby没办法视而不见。

 

这不只是因为正义感的关系,更多的原因是负罪感,在她要求Weiss使用火焰的时候,虽然不是由她直接动手,但对她而言那名金发女子等同于她下手的无异,若说Ruby现在能为她做的,恐怕也只有确保那名男子的安全了。

 

「我反对!」Weiss出声反驳。「Yang不知道还要睡到什么时候才会醒,难道妳打算硬是叫醒她吗?」

 

「当然不是,也许我们可以分头行动……」

 

「太乱来了。」Blake没等Ruby说完便打断。「那名猎人并不好对付,而且我们并不知道他在哪,加上还有魔物的存在,对于留下来的这方风险太高了。」

 

「唔…只能等Yang睡醒后再说吗?」

 

「别太心急了,要救人也得我们这边调整好状态才行,而且以Yang那乱七八糟的恢复力说不定要不了多久就活蹦乱跳了。」

 

「呃…怎么形容的像个怪物似的……」对于Weiss的说法Ruby有些汗颜,她转头看向Blake想寻求确切一点的保证。

 

「没问题的,以她那没节操的回复能力大概半夜就能够醒了,到时候还是有足够的时间进行搜索的,虽然说在夜晚进行搜索行动有许多麻烦,但四个人总会有办法的。」

 

虽然说Blake形容的也差不到哪里去,Ruby还是稍微安心了一点,一切行动都等Yang清醒后再做决定,现在她们该做的就是把握时间休息,以保持最好的状态。

 

但事实上──也没有足够的余力让她们悠闲地做出决定。

 

当轰然巨响在深夜突然造访,沉睡中的人们被迫唤醒,Ruby和Blake急忙冲出帐篷与守夜的Weiss会合。

 

惊醒的Yang用最快的速度换上战斗服,即使如此她还是比Ruby和Blake慢了许多,因为她必须先拆掉双手缠得像个粽子似的绷带,重新套好她的灰烬天堂。

 

「怎么回事?」

 

远处不知哪里的大火在熊熊燃烧,照亮了远方的夜空,Yang走到三人身边看着她们凝重的神情。 

 

「似乎是村子的方向。」Blake回答道。

 

「我和Weiss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马上回来,Blake妳和Yang先留在这。」Ruby转身巡视着同伴们的眼神,确认大家都没有意见后便踏出脚步。

 

──然后在一瞬之间从众人眼前消失,惨叫声随后响起。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快的没人来的及做出反应,直到Ruby的喊声从上方传来,她们才在那看到了她,和一只巨型的蜘蛛型魔物。


BGM:Red Like Roses Part II (feat. Casey Williams)


它的体型与曾经遇到过的Nevermore相当,甚至还大上一些,隐蔽在树林之间几乎与黑夜融为一体,尖锐的毒牙反射着可怖的白光,口中蛛丝的另一端缠绕着Ruby的身体,不停地将她拉扯向自己,若不是及时用新月玫瑰抵住了蜘蛛的口腔,此时的Ruby恐怕早已成为它腹中的食物。

 

「快想个办法啊!」Ruby奋力抵抗着蛛丝拉扯的力道,即使她试着扣动板机但仍然无法挣脱。

 

向后甩动双臂,Yang利用灰烬天堂的后座力与树木进行三角跳跃飞跃至蜘蛛上方,带着烈焰的双拳如同暴雨一般不停砸向魔物的头顶,一时之间硝烟四起,但拉扯Ruby的力道却未见减弱。

 

Blake持着阔刃型态的跃影飞绫朝着蛛丝斩下,刀刃在蛛丝上造成短暂的变形随即弹开,连丝毫裂口都未能留下。

 

「Yang!让开!」

 

Weiss一跃而下将柳叶白菀刺下,冰晶迅速自头部蔓延开来,趁此机会Ruby一口气连扣板机扯碎身上因冻结而变得脆弱的蜘蛛丝降落至地面。

 

「Yang!Weiss!」

 

魔物剧烈甩动着身体,凝结在表面的冰晶霎时碎裂四散,原先在背部的两人此时也被抛飞至空中。

 

白色的尘阵浮现在半空接住两人,Yang从腰包中取出两个红色尘晶结晶与一瓶红色粉尘尘晶瓶,并取出胶带缠在一起。

 

「等一下!Yang…」察觉出同伴的企图,Weiss想要阻止,不过还是慢了一步……

 

尘晶瓶击中魔物的腹部碎裂,红色的粉尘受到冲击引发细微火花,连锁反应引爆两颗尘晶结晶,强烈的爆炸将周遭的树木都吞噬为破片,烈焰伴随着热浪向四周袭卷而来,冲天火光瞬时照亮黑夜彷如白昼,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使得空气为之震颤。

 

Ruby和Blake急忙就地寻找掩护,始作俑者的Yang此时早已拉着Weiss从尘阵上跃下,利用身形优势将Weiss护在身下,Aura在她身后形成一层薄薄的屏障,将火焰与热流隔绝开来。

 

「妳这疯子就不能等我们离的远一点再丢吗!?」Weiss忍不住大声咆啸,即使Yang已经挡去了大多数的冲击,但她还是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灼热。

 

「啊哈哈…我觉得这距离没问题啊,而且万一让它跑掉反而麻烦吧。」微侧过身注意身后的动静,树林早已化为一片火海,汹涌的火舌剧烈地晃动,隐约间Yang感到某些不对劲,出于直觉,她立刻拉起Weiss拔腿就跑。

 

事实证明了她的直觉是正确的。

 

从火焰中冲出的巨型蜘蛛紧追在身后,不断用前肢间刺向两人,间或吐出半固状的球型蛛丝朝两人发动攻击。

 

「可恶!这家伙皮也太厚了!」看着行动似乎完全不受爆炸影响的魔物,Yang忍不住抱怨。

 

「Yang!上面!」Weiss出声提醒,她可不想和魔物比赛直线冲刺。

 

白光与红光闪烁,两人从魔物的上方飞跃至后方,正好与随后赶来的Ruby与Blake会合。

 

在魔物调头的这极短的时间里,Ruby将作战计划传达给两人。

 

「又是这种的吗…」抚着额头,Weiss忍不住想叹气。「妳们到底把我当成什么了…」

 

「呃…发射装置?」Ruby老实回答,不过换来的是冷冽的瞪视。

 

「老妹…这种时候不用回答也可以的。」换上新的弹夹,Yang对Ruby的直白有些无力。

 

「它过来了喔。」Blake轻轻飘出一句终结众人的闲聊,所有人立刻散开就定位。

 

Weiss站在蜘蛛正前方,随着手中的柳叶白菀挥动,一道道蓝白色的弹幕飞向魔物,在其表面凝结…然后碎裂。

 

完全不足以造成伤害,但是只要能吸引注意就够了,看着魔物迅速向自己靠近,Weiss在心中默默的估算着距离。

 

「就是现在!」

 

大量的蓝色尘晶结晶从两旁投出,随后一个黑色身影从高空一跃而下,数道刀光闪烁,十数颗蓝色尘晶在一瞬间被劈成两半,同一时间一道白色尘阵在黑影脚下闪现,将黑色身影再度弹回高空。

 

碎裂的尘晶不断形成结晶向四周扩散,大量的寒气蔓延开来,与周遭的高温相撞形成剧烈的烟幕,魔物顿时冻结成一块巨大冰块。

 

「下一个!」白色的尘阵再度闪现,将红色的身影弹至高空。

 

此时落下的Blake不停地朝着魔物冻结的背部开火,将冰块凿开一个大洞露出魔物的表面,此火光也同时作为即将落下的Ruby的目标。

 

「最后一个!」

 

在金色身影飞至高空的同时,红色身影向下落下,手中的板机不停扣下,将加速度发挥至极限,新月玫瑰朝向裸露的背部劈下。

 

镰刀的刀刃仅仅陷入三分之一便无法推进,不过如此便已足够。

 

金色的身影如同陨石般向下坠落,带着红色烈焰的双拳如同破城槌般一口气砸下,地面连同魔物的躯体一同向下碎裂,伴随着飞散的冰块,刀刃尽数没入。

 

「Ruby!」

 

「收到!」

 

两人一同紧握新月玫瑰,枪响伴随着声嘶力竭般的嘶吼,将镰刀奋力朝侧面拉扯,魔物表面的裂痕随着镰刀的挪动逐渐扩大,最终爆裂开来,黏稠的红黑色液体喷溅四散,烟尘飘散至空中,镰刀从魔物的侧腹穿出,两人狼狈地摔至地面。

 

魔物轰然倒地静止不动。

 

「呼…哈…解决…了吗?」直接平躺在地面上,此时的Yang连根手指都不想动。

 

「不…不知道…哈…大概吧…」Ruby无力的用新月玫瑰撑着地面,状况也好不到哪去。

 

「走吧,还得去和Weiss还有Blake会合。」看着在一段距离之外不打算走近的Weiss和Blake,Ruby苦笑着伸手拉起Yang。

 

「真是~我可是伤员啊…」半倚靠着Ruby,两人向着同伴走去。

 

总算是结束了……至少此刻的Ruby是打心底这么想的……

 

因此对于即将发生的变化她完全没有防备,起先是Weiss和Blake微笑的表情突然变得惊恐,接着她感到有股力道将自己往前推,等到她急忙转过身,映入眼中的是飞溅的鲜血……

 

当Ruby回想起这时的事时,就像是老旧的电视机里播放的画面一般,断断续续的残破不堪,那个熟悉的金发女子站在那里,嘴角的鲜血缓缓流下,毒牙穿透了她的肩膀被染成鲜红,可是她的脸上仍然挂着她最熟悉的笑容,不过多了点哀伤,带了点歉意。

 

她看见她的口中一张一阖的似乎在喊些什么,可是她的耳中只听得见某种嗡鸣。

 

──那是现实轰然倒塌的声音。

 

BGM:流れ星


「快跑!离我远一点!」

 

她不知道自己还有多少时间,但她想她必须做点什么,一口气提升Aura,Yang硬生生地将刺穿自己的两颗毒牙扯下,意识在下一瞬间变得破碎。

 

大雨倾盆而下,将燃烧着的火势扑灭。

 

Weiss和Blake将有些木然的Ruby拖到远处的树下避雨,所幸今晚的月色还算明亮,因此虽然大雨模糊了视线,但她们还是能隐约辨识出远方的状况。

 

那个魔物不停地向着上方吐丝,起先她们还不明白它在做什么,但没多久就理解了……它在结茧,虽然没听说过蜘蛛会结茧,也不知道结茧有什么作用,但可以确定的是,对她们而言绝不是什么好事。

 

而那个金色身影仍站在那里,微垂着头,不知是否清醒,但她们都知道,若是就这样放着不管的话,要不了多久她就会因为失血过多以及大雨造成的体温下降而丧命。

 

「我以为…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

 

Ruby喃喃的开口,直到事情发生的现在,她才发现……原先的觉悟有多么脆弱不堪,以额头用力撞上新月玫瑰,Ruby重新调整自己的情绪。

 

「必须把Yang……带回来。」

 

「如果可以我们当然想这么做,但问题是该怎么做?」Weiss有些不耐地说着,就算硬是用武力将她绑回来,弄个不好只会让她死得更快。

 

「Ren提过魔物是藉由毒牙将某种物质注射进生物体内,从而影响大脑的判断,所以也许我们可以将此理解为近似于药物的性质。」

 

Blake的话替Weiss混沌的脑海带来一丝清明,思绪开始加速运转。

 

「若说是药物的话,在Aura提升的状况下,身体的自净功能会加速此类物质的排出,同时间活性化的细胞也能抑制失血以及失温的状况……」Weiss的眼中渐渐浮现出光芒,转机似乎就在眼前。

 

「关键还是在Yang身上吗?」重新将新月玫瑰展开为镰刀型态,Ruby向着远方的人影走去。

 

此时那人抬起了头看向这边,熟悉的笑容已经消失,那双紫罗兰色的眼瞳中升起的是纯粹的敌意。

 

Blake率先冲出,金属的撞击声响即使在大雨中也显得清晰,两把双刀交替不停地击出,顾虑让她的速度无法正常发挥,攻击尽数被臂铠所挡下。

 

挡下攻击的同时,Yang摸索着对方的攻击路数,在露出破绽的瞬间一拳朝着对方的胸口击出。

 

拳头挥空,眼前的身影消散,冰晶在一瞬间冻结住自己的全身。

 

紧握新月玫瑰,Ruby紧盯着眼前冻成冰块的Yang,让Blake吸引住Yang的注意力,接着使用残像掩护Weiss随后发动的攻击,到此还算顺利,但是问题从现在才开始。

 

为了挣脱Yang势必会释放Aura,之后要牵制住她肯定倍加困难,但她们也只能去做。

 

冰块上的裂痕逐渐增加,随着一声清脆的响声,冰晶碎裂,火柱窜起,暴风飞散,鲜红的Aura在她周身缠绕着,同一时间,Ruby与Blake一同向前发动攻击。

 

几乎只发生在一瞬之间,臂铠格开了双刀,Yang一个头槌朝Blake额头砸下,接着侧身闪过了镰刀的挥击,灰烬天堂一甩一个冲刺冲入Ruby怀中,一拳朝向Ruby胸口重重砸去,所有动作一气呵成。

 

Ruby及时将新月玫瑰摆至胸前防御,冲击的力道仍然将她击飞出去摔倒在地。

 

「咳…呃…」

 

鲜血从口中泉涌而出,内脏彷佛碎裂一般,剧烈的疼痛从胸口传来,没有就此失去意识Ruby真想好好表扬自己一下。

 

费力地撑起身,她看着Yang一步步朝自己走近,此时在Yang身后的Blake将飞镰投出,捆住了Yang的上半身。

 

「清醒一点!Yang,妳不是最讨厌被束缚的吗!?这么简单就被控制了算什么!」虽然知道可能没什么效果,Blake还是试着希望声音能传到对方耳中。

 

「Blake说的没错!妳这笨蛋姐姐!」

 

趁此机会Ruby扣动板机冲上前,用新月玫瑰的尾部朝着Yang的头横扫过去。

 

一个后仰闪过镰刀的攻击,Yang咬住跃影飞绫的绑带猛然一扯,Blake毫无预警的被拉往Ruby的方向,两个人直接撞成一团。

 

松掉身上的绑带,Yang冲向前给予两人最后一击,不过在她的目的达成之前,一阵天旋地转,她发现自己整个人被弹飞至高空,六道白色的尘阵将她固定在半空中。

 

「给我适可而止!妳这疯子!看清楚妳要攻击的人是谁,那是Ruby和Blake,妳的妹妹和搭档!」Weiss对着被固定在半空的Yang咆啸着,雨水彷佛泪痕一般从脸颊滑下。

 

BGM:Tonight, I Feel Close To You


Yang放松着悬空的身体,周遭的一切都如同身处在浓雾之中看不真切,声音像是蒙了层布一般无法听清,记忆更是支离破碎的无法提供任何讯息,但Yang心里隐约是知道的,自己有无论如何都必须保护的东西,红色的黑色的白色的影子模糊的晃动着……

 

──因此必须战斗。

 

脑海中的声音响起,清晰而明确,而她决定顺从这个声音,拳头重新紧握,力量再度涌现。

 

──将挡在眼前的东西全数击溃。

 

金色的光芒闪耀,刺眼而灼目,又一次地提高力量,束缚的尘阵霎那间化为破片,Yang向着Weiss冲过去。

 

数道蓝色的冰晶如同箭矢一般朝着Yang飞射而去,却都在她眼前化为烟幕消散,黑色的尘阵令她难以动弹,却无法制止她前进的脚步。

 

Blake快速上前,双刀砍向Yang的左肩与右腹,她以为她会进行闪避,所以当刀刃陷入左肩时,Blake有一瞬间的错愕,而这一瞬间便足以致命,Yang右手箝制住Blake挥向右腹的左手,带着火焰的左手直接扫向Blake的脸部。

 

──挥空。

 

Ruby从后方将Blake头部向下压,惊险地回避了攻击,接着用镰刀朝Yang仍抓着Blake的右手挥下,被迫松手,Yang向后退了开来,双手一甩灰烬天堂的火光炸裂,Yang又再度冲刺向前。

 

她整个人重重踏上新月玫瑰的刀柄,突然的力道迫使Ruby向前倾,下一瞬间Yang绕至Ruby身后抓起她的头部砸向地面。

 

「Ruby!」Blake与Weiss同时叫道,倒在地上的少女却没有一点反应。

 

紧接着Yang出现在Blake的身侧,一拳砸向地面,暴风夹带着飞溅的淤泥屏蔽了视线,感觉双脚被人一扫,重心被破坏,Blake立即将跃影飞绫挡在身前,冲击传来,Blake整个人被向后击出翻滚在地面上,拉出一条长长的拖痕。

 

大雨不知何时已经停歇,Weiss看着Yang向着自己走近,黑色的尘阵限制住她的行动,随着她的脚步越来越慢,周身的红光渐渐黯淡,Weiss猜想她已经到了极限。

 

远处的Ruby和Blake此时摇摇晃晃地起身,观察着这边的状况,Yang已停下脚步站在尘阵的中央,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上衣和围巾早已被血污所染红,双手状似无力的置于身侧,低垂着的脸庞被暗影垄罩看不清表情。

 

Weiss紧盯着Yang的一举一动,她突然发现,她似乎很少有机会看到她这副模样,如此狼狈,湿透的头发在身后纠结成一团,鲜血和污泥弄得满身泥泞不堪,有些摇晃的身体似乎随时都会倒下。

 

她留给她们的总是那似乎无论何时都能重新站起的身影,和那似乎能跨越任何难关的笑容,让她们在不知不觉间对她产生依赖,这不是个好习惯,她知道,但却无法阻止自己越陷越深。

 

有些试探性的,带着祈求的,她呼唤了她的名字。

 

时间像是在这一刻静止,然后加速转动。

 

重新燃起的红光彷佛燃烧着最后的生命,Yang右脚一踏一口气挣脱尘阵的束缚奋力向前冲刺,距离瞬间缩短,带着火光的灰烬天堂击向Weiss的脑袋。

 

必须阻止她!此时的Ruby脑海里只剩下这唯一的念头,就如同许多年前的那一天一样,那绝望的叫喊彷佛还在耳边回荡,当时的自己无力改变许多事,但此时已经不同,几乎在瞬间移至Yang的身后,新月玫瑰朝着Yang的脖子挥下。

 

Blake迅速将手中的跃影飞绫转换为飞鎌型态,如果是Yang的话……绝对不会希望让Ruby来背负这一切,杀死亲人的罪名,不该让那孩子来承受,倾注所有力量,跃影飞绫朝着目标掷出。

 

Weiss将手中的柳叶白菀高举,白光逐渐包覆剑身,双瞳仍紧盯着逼近的那人的脸庞,夜风在此时扬起,淡蓝色的瞳眸收缩,一时间──

 

──拳头击出。

 

──鎌刀斩下。

 

──飞鎌逼近。

 

──尘阵闪耀。

 

鲜红喷洒在那纯白的装束之上……

 

章六 ~ 完

 

章五  搜索<<     >>终章  回归

热度 24
时间 2015.06.29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