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终将遗忘,但我曾在这里。

【RWBY】阳光消逝-章四 追忆

「怪物的妹妹也是怪物!」

 

「Yang才不是怪物!」

 

「骗人!我之前明明看到了,她的眼睛会变成红色的,和魔物一模一样。」

 

孩子们的无情话语令Ruby感到难受,自己的姐姐绝对不是怪物,但她不知道该如何去解释,话语……无法传递……

 

这是在这个小村庄里时常上演的景象,几个男孩围着女孩或讥讽或嘲笑,间或是去推倒或绊倒女孩。

 

「她又要哭了,怪物的妹妹只是个废物!」

 

「爱哭的废物!」

 

男孩们交替着嘻笑的话语,或朝女孩扔些沙子或碎石等讨人厌的举动。

 

换做一年前他们一定不敢这么做,因为等着他们的会是恐怖的报复,但自从得知那个怪物一般的姐姐去了某间住宿制的学校,他们就开始试着将之前受到的屈辱从妹妹身上讨回。

 

在尝试了一次两次之后,当他们察觉女孩并没有将受到欺负的事告诉任何人时,他们的行为开始越来越频繁,就算被大人们发现,也只是斥责一两句就没事了,只要哭着装做反省的样子,多半不会被追究,只要那个怪物般的姐姐不在,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

 

那个怪物一向只在某些假期的时候回来,而那当然不会是今天,因此这些孩子们毫无顾虑地进行他们的娱乐。

 

也因此当看到那站在女孩身后的少女身影时,所有孩子都僵住了。

 

「怪物……是吗……」 金发少女的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鲜红的瞳眸闪烁着噬血的光芒。「那么……你们哪个想要先被吃掉的?」

 

少女夸张地摆出龇牙裂嘴的样子,没等她将话说完,男孩们早已尖叫着一哄而散。

 

「真是的……Ruby,妳没事吧?」

 

蹲在女孩身前,Yang小心翼翼地拍掉女孩身上的灰尘,紫罗兰色的眼瞳满溢着温柔。

 

「Yang!」扑进少女的怀中,Ruby紧紧搂着Yang的脖子。

 

「没事了,没事了,我们回去吧。」轻轻拍了拍女孩的背,Yang试着将Ruby从自己身上拉开,但在挑战了几次都是失败的状况下,Yang只好勉为其难地将其背在身后。

 

「Yang是笨蛋!笨蛋!为什么要故意这么说?Yang明明就不是怪物!」当坐稳了身子,Ruby立刻举起她的小拳头在Yang的背上作乱,绵软的拳头砸在Yang的背上带来丝丝麻痒。

 

「好痛!Ruby!别敲了。」配合着喊几句告饶的话语,Yang小心翼翼地调整背上Ruby的位置,避免她因玩闹而摔下。「反正能顺利赶跑那些孩子不就好了吗?那些人怎么看有什么关系,再说妳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不是也吓得哭了。」

 

苦笑地回忆起当时的场景,恐怕当时的自己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自己会变成现在这种样子。

 

「我、我才没有吓哭呢!我只是……只是……只是因为Yang当时的样子太狼狈吓了一跳而已!」撇过头,Ruby拒绝承认这件事。

 

「是~是~是我搞错了。」有些无奈,有些宠溺,Yang笑着回道。

 

回到居住的小木屋前,Ruby赶紧从Yang的背上跳下来,并抢先一步打开家门。

 

「欢迎回来!Yang!」回头,Ruby开心地对着Yang说道。

 

「啊啊~我回来了。」点点温暖充斥着胸口,Yang轻声应道。

 

穿过客厅走进餐桌旁,桌上早已摆满了热腾腾的菜肴,有着一头黑色带红长发的妇人正端着热汤走出厨房,那是Ruby的母亲,虽然她曾多次告诉自己可以称她为妈妈,但她还是叫不出口,这个词对于Yang而言过于陌生,也过于残酷。

 

早已就位的有着一头灰白色短发的男子熟练地打开了珍藏在橱柜一角的陈年老酒,自然地彷佛自己家一样,他是Ruby的叔叔,也是将自己带进这个家的人,更是教导自己人类的生存方式的人。

 

「还傻站在那做什么?快过来坐下,我特地煮了很多妳爱吃的东西喔。」将热汤端上桌,妇人走过来将Yang牵到自己身旁坐下,并在她前方的盘子里夹入了小山一般高的菜肴。「妳又长高不少呢,好像也瘦了一些,来,快多吃一点。」

 

「嗯……好。」觉得眼眶有些发热,Yang急忙将哽咽的感觉连同食物一起吞下肚。

 

明明这一年中也时不时的回来过,但每一次都感觉像是隔了许久,明明曾是过惯了与孤独为伍的日子,如今却再也无法习惯寂寞,温暖一点一滴地侵蚀她心底,照亮她心中的黑暗,也点燃她的灵魂。

 


 

Ruby总是要Yang在睡前念故事给她听,并不是因为Yang多有说故事的天分,单纯只是因为对她而言,Yang就像这些故事中的英雄一样,强大,耀眼,由这样的Yang来念这些故事,会让Ruby格外投入,不过不同的是──Yang是会为了满足她的任性要求而苦恼,只属于她的小小英雄。

 

在Yang念故事的声音中入眠,她已记不得这是何时养成的习惯,也不记得Yang是何时从最初的百般不乐意,到现在每到睡前就会自动拿着绘本到床前。

 

今晚自然也是如此,不过不同以往的……是在深夜中,Ruby突然醒过来的这件事,对于一向总是睡到自然醒的她而言,这是极为少见的事。

 

下意识的……她摸了摸一旁的被褥,手中的凉意告诉她,床位的主人已离开了有一段时间,迷迷糊糊地……Ruby爬下床铺,试图寻找那带给她温暖的热源体。

 

在手轻触到门把的瞬间,门后的声音让Ruby停止了动作。

 

「我以为我离开以后会好一点。」

 

Yang的声音从门板后传来,照理说Ruby现在应该立刻打开门,拉着Yang回到被窝里去,但出于某种连Ruby自己都不太清楚的原因……她选择了靠着门板坐了下来。

 

「这不是妳的错,Yang。」

 

疲惫的男性嗓音,这是叔叔Qrow的声音。

 

「怎么会不是!如果没有我的话,Ruby和那些孩子的关系不会变成这样!」

 

「就算没有妳,也可能会有其他因素造成现在这种状况,妳只是个契机,但持续被欺负是Ruby自己的问题,若是她不做点什么,任何人都帮不了她。」

 

「就算是这样,我也想替她做些什么……」

 

「妳想怎么做?痛打那些人一顿,然后在妳看不见的时候让那些人将这些报复在Ruby身上?就算真的赶走了这群,妳能保证不会有下一群?别傻了,Yang,妳不可能一辈子当Ruby的保母。」

 

「那么……」

 

之后又说了些什么,Ruby没有继续听下去,缓慢地钻进被窝里,Ruby将自己蜷缩成一团。

 

Yang之所以离开……是因为自己的关系吗?自己……成为Yang的负担了吗?她想永远和Yang在一起……这是不可能的吗?

 

许多疑问浮现在脑海里,胸口闷闷地难受。

 

她想起那些英雄故事里,总是有一些弱小的、脆弱的、只能依靠英雄保护的人们,她不喜欢那些人,尤其是在他们因为各种各样的理由而拖累那些英雄的时候,但是现在,她也和那些她不喜欢的人们一样了。

 

也许……她应该做些什么?叔叔的话在脑海里浮现,Ruby悄悄地下了决心。

 

──她也确实做了什么。

 

直到现在,Ruby也不知道这个决定到底是不是正确的,她只是凭着一点点的勇气,想要告诉Yang不需要替自己操心,想要证明就算Yang不在的时候,自己也不会有任何问题。

 

所以在第二天,她在公园里找到了那群欺负她的孩子,然后──不顾一切地冲上去。

 

扑打,撕咬,拉扯,几个孩子扭打在一块,整体来讲Ruby的战绩是辉煌的,虽然全身到处是瘀青、红肿和擦伤,但那些孩子也挂彩不少,虽然最后的结果是被压在地上打,但Ruby觉得自己似乎变强了一些。

 

如果这件事就此结束,或许一切都会变得很美好,那些孩子会因为这一次的教训而有所忌惮,Ruby也变得稍微坚强些,但正是因为这些如果都没有发生,如此才是现实。

 

前来寻找Ruby的Yang看到了,自己的妹妹被那群孩子踢打的情景,双眼──迅速充红。

 

当时发生了什么,其实Ruby也记不太清楚,只觉得隐约听到了几声沉闷的声响,几声像是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当Ruby抬起头时,那些孩子已经全都倒在地上,那金色的身影彷佛火球一般,鲜红的瞳眸没有丝毫温度。

 

Ruby已经很久没有看见过Yang露出那种眼神,像是第一次见面时那样,明明是如火焰般的红色,却只让人感受到冰冷的寒意,令Ruby不由自主地颤抖。

 

看着Yang一步步向倒地的男孩走去,在这一瞬间Ruby敏锐的察觉到一件事──Yang打算杀了他们。

 

「住手!Yang!」Ruby忍不住焦急地喊,但Yang只是略为停顿一下,却还是继续前进。

 

必须阻止她!Ruby的脑海里只有这一个念头,时间彷佛在这一刻停止了一般,周遭的景物运动变得缓慢,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驱使Ruby冲上前,挡在了男孩面前。

 

一切的变化来得太快,挥出的拳头无法停止,当那个熟悉的身躯如同破烂的玩偶般被抛飞出去滚动倒地,当鲜血在那小小的身躯底下蔓延开来,Yang一时还无法理解发生了什么事。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宛如野兽悲鸣般的嘶吼,混杂着悲伤,自责,懊悔,绝望……传进Ruby的耳中。

 

她想告诉Yang自己没事,要她不要难过,但她无法发出声音,必须……告诉她才行……在失去意识之前……Ruby不断在心里这么想着。

 


 

一片漆黑,凝滞的空气带着一股沉闷的气息,当身后的门遮蔽掉唯一的光源,Ruby静静地站在那里。

 

虽然外面是白天,但室内没有一丝光线,并不只是因为窗帘没有拉开,最主要的原因,还是窗外那封死的铁板,Qrow叔叔说是为了防止Yang擅自跑出去。

 

‘如果她大哭大闹,甚至是自残都还好对付一些,问题就是她不哭不闹,只是安静地坐在那,不管做什么都没一点反应,让人根本搞不清楚她现在到底在想什么!’叔叔难得地露出了懊恼的表情。

 

在自己昏迷的这三天,叔叔一直这样守在房门口,虽然Yang照样会进食,但除了第一天以外,却再也没开口说过一句话。

 

那一天……她对着那些男孩们的家属道歉,并发誓再也不会踏进这个村庄……

 

眼睛勉强适应了黑暗,隐约间,可以辨识出那靠坐在床头的模糊身影,Ruby一步一步走近。

 

「滚!别过来!」

 

突然地大吼让Ruby吓了一跳,红色的双眸流露出令人胆颤的幽光,这一瞬间Ruby有些退缩,即便是在最初见面的时候,Yang也从来没有这样凶她。

 

但她很快的打消了这个念头,在那双玫红色的眼中,她看见了恐惧。

 

Yang……她在害怕什么?

 

Ruby想起睁开眼睛时,母亲那有些忧伤的面庞。

 

‘Ruby,妳喜欢Yang吗?’当自己问着Yang在哪里的时候,母亲并没有回答,而是摸了摸自己的头,微笑着问道。

 

虽然Ruby不明白母亲为什么突然这么问,但答案是什么她很清楚,所以她很快地给了个肯定的答复。

 

‘妈妈也很喜欢Yang喔,所以有一件事要拜托妳,拜托妳……救救她。’母亲轻轻地拥着自己,并在自己耳边说道。

 

她说Yang现在受了伤,把自己关在很深很深的地方,如果放着不管的话,那么Yang很可能会就此消失不见。

 

Ruby不太懂母亲的意思,虽然说要自己把Yang拉出来,可是究竟该怎么做,她没有一点头绪。

 

走到床边,Ruby试着伸出双手握住Yang。

 

「别碰我!」

 

突然被甩开,Ruby不稳地跌坐在地,Yang只看了一眼就撇过头去,但这一眼已经足够Ruby了解一些事了。

 

爬上床铺,Ruby面对着Yang坐下,并再次伸出双手拉过Yang的手臂,如她所想的,这一次Yang并没有把自己甩开,虽然有些挣扎,但她不敢太大力……

 

对,她不敢!

 

察觉到这件事,Ruby举起Yang的手臂──狠狠咬下!

 

一瞬僵硬的肌肉没多久就放松下来,Yang并没有挣扎也没有开口,只是任由Ruby这么咬着,没花多久的时间,生锈般的血腥味在口中蔓延开来。

 

「这根本没什么了不起的……」 将Yang的手臂举至她自己面前,Ruby低声说道。「就算是我,也能让妳流血。」

 

拭去从唇角滑落的鲜血,Ruby大声吼道。

 

「所以少瞧不起人了!我没有脆弱到这么容易被妳杀掉!」

 

看着Yang呆愣地看着自己,Ruby思考着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做才好,光是这样还不够,还不够……头部受到撞击的部分隐隐作痛,但她不能表现出来,至少……不能让Yang看到。

 

学着母亲的动作轻轻将Yang的脑袋按在自己肩头,Ruby思考着接下来要说的话语,究竟该说些什么才好?如果母亲在的话,会要自己怎么做?

 

答案……自然而然地浮现在眼前……

 

「对不起……Yang,咬伤了妳,原谅我好吗?」

 

大吵一架之后,道歉就好了,然后诚心诚意的祈求原谅……

 

「呜……嗯……」

 

Yang的声音轻轻在耳边响起,她感觉到有双手慢慢地环上自己的背,谨慎的,小心翼翼的,缓缓收紧。

 

「……对不起,Ruby……对不起……」不断地重复着道歉的话语,Yang像是溺水者抓住浮木一般紧紧抱着Ruby,断裂的肋骨似乎在喀啦喀啦地发出抗议,但Ruby没有吭声。

 

「嗯!我原谅妳!」虽然痛得浑身冒汗,但此刻的Ruby还是让自己尽量保持轻松的语气。

 

虽然肩头并没有湿润的感觉,但Ruby觉得Yang是在哭的,也是在这一刻,她才真正体会到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

 

Yang不是什么英雄更不是什么怪物,她会受伤,会流血,会开心,会难过,只不过是个和自己没什么两样的……比自己大两岁的孩子。

 

为什么……自己现在才发现……

 

为什么……那些人就是不明白……

 

为什么……会有这些不公平的事发生……

 

为什么……没有人去阻止这些事……

 

这世上根本没有什么英雄存在,既然如此的话──

 

「Yang……我也想成为猎人。」

 

这句话在这个家掀起什么样的风波,这都是之后发生的事了。

 

将曾经的过去一口气诉说出来,Ruby疲惫地叹了口气。

 

她永远忘不了失去意识之前,Yang那绝望的叫喊,那间房间中,像是害怕碰坏什么宝贝的东西一般,小心翼翼地双臂。

 

那件事的后遗症是明显的,Yang不断地想要用自己的力量去帮助或保护一些人,不顾一切的……如果这会令Yang好受一些,那Ruby也只能放任她去做,然后在她伤痕累累的时候,用尽一切办法告诉她,这会令担心她的人有多么心痛。

 

这几年的效果是显著的,Yang渐渐会注意自己的安危,再加上有Weiss,有Blake在,Yang的行为已经收敛许多,但是如果这一次再发生什么,Ruby知道她将再也无法把Yang拉回来。

 

章四 ~ 完


章三  魔物<<     >>章五  搜索

评论
热度(21)

© Y.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