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终将遗忘,但我曾在这里。

【RWBY】阳光消逝-章三 魔物

脚下的尘阵将她的速度发挥至极限,Weiss以极快的速度穿梭在树林之中,随着枪声越来越近,Weiss的心渐渐提到了嗓子眼,当她赶到时,Ruby正与一道金色的身影缠斗在一起。

 

有一瞬间她以为那是她们在寻找的那个人,但她马上就发现不是。

 

女子的模样并不陌生,就在昨天才在计算机屏幕上看过,那对失踪的猎人夫妻之一。

 

她以右手的长刀迅速地进行着斩击,横劈,直砍,斜挑,却都被Ruby给闪过。

 

抓准对方攻击后的空隙,Ruby将板机扣下,一个加速冲进女子怀中,旋身以镰刀尾端的钝处朝对方头部砸去。

 

金发女子反手试图挡下这次攻击,但强大的冲击力将她整个人甩飞出去,纤瘦的身体直接撞上一旁的树干,骨头碎裂的声响传来。

 

「Ruby!」趁此机会,Weiss急忙跑向同伴身边。「怎么回事?那个人不是之前失踪的猎人吗?妳们怎么打起来了?」

 

「不知道!原先对话的时候还好端端的,突然一个转身就打过来了。」紧握着手中的新月玫瑰,Ruby的视线丝毫不敢从金发女子的身上移开。

 

「小心点,Weiss,那女的看起来很奇怪。」

 

「奇怪?」

 

对于如此笼统的形容词,Weiss心里有着许多疑问,但在看到女子之后的动作,所有的疑问都被惊愕取代。

 

由于刚才的撞击造成脊椎的断裂,左手也向着奇怪的角度扭曲,女子却似毫无所觉的试图以双手支起身子,其结果当然是如同断线的木偶一般无力倒下,即使如此,女子仍然机械式地重复着尝试起身的动作。

 

大量的鲜血弄得满地鲜红,女子木然的脸庞却只有空洞。

 

「这是……什么恐怖片吗?」

 

忍住胃酸上涌的感觉,Weiss看着在地上扭曲挣扎的女子,如此异样令她打心底感到不适。

 

「Weiss,怎么办?」Ruby有些不知所措,若对手是魔物,她可以毫无顾忌地砍下,但现在面对的是同行,虽然对方此时的行为实在不怎么像个人类。

 

Weiss举起剑指,六道白色的尘阵立刻朝女子的身体飞去,固定住对方的动作。

 

走近女子身边,Weiss先将长刀一脚踢开,接着取出腰包中的水袋朝女子兜头淋下,虽然不知道有没有效果,但也只能期望这能让女子清醒点。

 

突然间,一道黑影自女子衣领中钻出,Weiss近乎反射地将手中的刺剑刺下,那是一只黑色的,身体部位约只有一公分的小蜘蛛。

 

「这是……戮兽?」Ruby困惑地看着那只被钉在地上的蜘蛛,没多久就化为烟尘消散。

 

看着渐渐停止挣扎的女子,Weiss蹲下身确认女子颈间的脉搏,就在这个瞬间,指腹传来的异样感让Weiss迅速向后跃一大步,那不是脉膊那种稳定地跳动,而是某种生物在四处窜动地令人头皮发麻的触感。

 

大量的黑色从女子的鼻口中涌出,细小而繁杂的无数只节肢状生物密密麻麻的扩散开来。

 

「Weiss,火!」Ruby急忙向Weiss喊道,现在不是顾虑的时候了,让这些东西到处乱窜,情况只会变得更糟。

 

可是……看着那倒在一旁的女子,Weiss有一瞬间的犹豫……

 

但也仅仅是一瞬间。

 

「抱歉。」以只有自己听得见的音量,Weiss呢喃着将柳叶白菀切换到红色的尘晶位置。

 

随着刺剑挥下,黑色的潮水迅速被火势所包围,最终化为焦炭,连同其中的金发女子一起……

 

「我们回营地吧……」

 

看着Weiss沉重的表情,Ruby抱起被扔置在一旁的树枝默默地跟在后面,虽然Weiss什么都没说,但Ruby想……她现在所想的,跟自己脑海里想到的大概是同一件事……

 

虽然荒谬的让人不想往那方面去思考,却是不得不直视的问题,如果……如果Yang也同那名女猎人一样,挥着拳头向自己袭来……自己该如何去面对?

 

 

  

回到营地之后,两人将柴火置于一旁树下,并检查营地周遭的陷阱是否有启动过的迹象,确认过四周安全后,两人静静地坐在铺好的软垫上,她们都需要先整理一下自己的思绪。

 

「这是在开什么玩笑……」首先打破沉默的是Weiss。「催眠?操纵?从没听说过魔物做得到这种事!?」

 

Weiss的语调忍不住有些飙高,这种超出常识的事令她难以保持冷静,但是事实却如此鲜明的摆在眼前,女子扭曲的身姿,空洞木然的表情,受到火焰焚烧却连尖叫挣扎都没有的反应……

 

但最令她难受的,还是在那一瞬之间重迭的金发女子的身影……

 

「唔……不过那到底是怎么办到的?」想到自己曾一头撞在蜘蛛网上,Ruby突然有些后怕。

 

「这么说起来……Ruby……妳真的没觉得身体有什么不对劲?」显然Weiss也想到一块儿了。

 

「Ruby的身体怎么了?」一道熟悉的声音从一旁树影中传来,Blake走向讨论中的两个人。

 

「啊!妳终于回来了,Blake,我们发现……」 

 

当看清楚Blake手里提着的东西,Ruby发现自己无法发出声音,明明想要询问些什么,脑袋里却组织不出适当的话语……

 

那是一个很熟悉的旅行袋,用来放置衣物与补给用品,布制的表面布满泥土与灰尘,但却掩盖不了那一块块暗红色的不祥痕迹,而最令人熟悉的,就是袋子上的标志,象征着燃烧的心的……Yang的个人标志。

 

「这是从教会后面的坟场里挖出来的。」

 

袋子上的血迹刺痛着Ruby的视网膜,霎那间她感到有些晕眩,察觉到自己不自觉地摒住呼吸,Ruby重新调整自己的气息。

 

「只有发现这个吗?」Weiss出声询问,并握紧Ruby颤抖的左手。

 

「嗯,因为发现土壤有松动的痕迹,就挖开来看了。」将里面的物品倒在软垫上,如预想中一般是替换的衣物、粮食、弹药及一些工具杂物……

 

粮食与弹药都在这,就算Yang并没有落在敌人手里,大概也撑不了多久。

 

「真是……糟糕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Weiss觉得头有点疼,如果可以她也想大声咆啸,想将这些烦人的事抛在脑后,但她不能这么做,Ruby已经很明显地受到打击,她不能再让自己的情绪影响到她,而Yang很可能正等着她们的支持,她无论如何都不能停止思考对策。

 

强将所有情绪压下,Weiss的脸上呈现的只有冷漠与平静。

 

「回到刚才的话题吧,发生什么事了?」看着脸色有些苍白的Ruby,Blake关心的询问。

 

「由我来说明吧,Ruby,妳先把这些东西收一收,中餐就交给妳准备了。」 推了推同伴的肩膀,Weiss交代道,此时的Ruby需要做些事来转移注意力。

 

「啊……好……」有些迟钝的应着,Ruby缓慢地将散落的物品收拾拿进帐篷里。

 

她从置有冷冻尘晶的行李箱中取出三份调理包,将一旁的快煮锅倒入两杯米和适量的水,放入隔层之后再把调理包置入其中,最后盖上锅盖按下开关。

 

在等待料理完成的时间中,Ruby的视线无意间扫向了置于一旁的旅行袋,看着上面的橘色火焰徽章发起呆来……

 

记忆中的身影浮现在脑海中,似乎无论何时Yang总是在自己身边,随时能拉自己一把,或是替自己挡住一切危险……即使Ruby已经多次证明了自己是个独当一面的猎人,一旦遇到危险状况她还是习惯性的挡在自己身前。

 

不……就算换成是Weiss或Blake她也会这么做吧……因为是家人嘛!Yang会笑着这么说吧……

 

「但是……别忘了妳也是这个家的一份子啊……所以……」对着火焰标志,Ruby喃喃自语着祈祷似的话语。

 

「在我们找到妳之前,一定要保护好妳自己。」

 

 


抱着快煮锅与餐具,Ruby走出了帐篷。

 

「Ruby,妳来得正好,有些问题要问妳。」看着眼神已不再茫然的搭档,Weiss淡笑着接过Ruby手中的餐具。

 

「妳遇到那个猎人的时候,她的样子看起来怎么样?」Blake边问边将快煮锅打开,并配合Weiss分装起三人的午餐。

 

「这个嘛……对话的时候是没什么特别的,她的样子看起来很憔悴,所以我就想将她带来这里休息会比较好,谁知道我才刚转过身就突然被攻击。」搔了搔后脑杓,Ruby从Weiss手中接过自己的午餐并努力回想当时的状况。

 

「真要说比较奇怪的地方的话……唔……以现役猎人来说好像弱了点。」并不是她想自夸,而是对方实在是弱的不太寻常。

 

「这么说来……」停下进食的动作,Weiss补充道。「她在战斗的时候完全没有开启aura。」

 

连痛觉都可以不在乎了,自然不可能去顾虑能量消耗的问题,那么剩下的可能性就是……

 

「不是不用,而是不能用?」Weiss进一步推测。

 

「有这可能……恐怕在aura正常运转的情况下,那些小型蜘蛛无法靠近,所以我们在村庄里调查的时候才没发现那些蜘蛛。」Blake接着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暂时应该不用担心被操纵的问题,不过这也只是暂时……她不会天真的认为那些小型的蜘蛛就是全部。

 

「啊……那个……有件事……我想先说清楚比较好。」

 

Ruby吞吞吐吐的声音打断了Blake的思绪,她抬头看着那有些欲言又止的少女,似乎已经很久没见过她如此犹豫不决的样子。

 

「妳想说什么?Ruby。」敏锐的感觉到对方要说的恐怕不是什么好事,Weiss的语气有些烦躁。

 

「是有关于Yang的事……」有些犹豫,但Ruby决定还是先说出口,如果不先做好心理准备,她想等到事情发生时,她们之中的任何人都无法立刻做出反应。

 

「虽然不知道那些戮兽是用什么方式操纵人的,但很有可能会面临必须和Yang战斗的状况,所以……到时候……如果说事情真的发展到最糟糕的状况……那么……」

 

不想思考不想承认不想考虑不想面对,背包上的血迹,Yang开朗的笑容,女子扭曲的身姿,战斗时化作烈焰的身影,数个画面在脑海中错综闪过,最终浮现的……是在那黑暗的房间中,紧紧搂着自己的身影。

 

「我希望由我亲手杀了她。」直视着同伴的双眼,Ruby以不容拒绝的坚定语气说道。

 

「等一下!Ruby,妳知道妳到底在说什么吗!?那可是Yang!妳的姐姐!」Weiss有些不敢置信地大喊,她无法理解……她们明明比任何有血缘关系的亲姊妹都还要亲昵,这样的Ruby竟然这么轻易就说要杀了Yang。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所以我说是最糟的情况,如果让Yang真的做了什么无法挽回的事,就算是在被操纵的状况下,这一次……她绝对无法原谅她自己。」

 

「冷静点,Weiss,我们谁也不希望事情发展到那种地步,正因如此,才要考虑最糟的状况。」

 

「Blake……」

 

她们说的是对的,Weiss心里也明白,但是……

 

曾经她将自己最柔软的部分留在这里,这是即使她必须背负比别人多一倍的东西,也无法放弃这份工作的原因,如今却要将这一切都打碎……

 

「我知道了。」将所有情感埋藏在内心深处,Weiss强迫自己用理性来面对。「不过……最后一击我可不打算让给Ruby。」

 

「咦?」

 

「这点我倒是和Weiss持相同意见,抱歉了,Ruby,各凭本事吧。」

 

「咦咦~!?为、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即使Ruby询问,也没有人打算回答她。

 

「还有件事,Ruby。」状似无聊的戳了戳盘子里的食物,Weiss开口问道。「妳刚刚提到的‘这一次’是什么意思?」

 

「咦?这个……」

 

「我也很感兴趣,之前发生过什么事吗?」Blake接着问道。

 

「那个……一定要说吗?」

 

「正好可以当作午餐时的余兴节目,就说来听听吧。」Weiss继续追问。

 

敌不过同伴目光下的压力,Ruby自暴自弃的开口说道。

 

「啊~我知道了,我说就是了!那只是一个意外……是在我学会使用新月玫瑰之前发生的事了……」

 

在她还天真的以为……这个世上是有英雄存在的时候……

 

章三 ~ 完


章二  村庄<<     >>章四  追忆

评论
热度(18)

© Y.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