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WBY】阳光消逝-章二 村庄

这是一个被森林围绕,位于半山腰的小村落,零零散散约二十多户人家,距离有空港的城市向北开车就要耗上半天,还要加上徒步一小时的路程才能抵达。

 

虽然靠着Schnee家的飞艇省下了不少时间与精力,但当一行人到达时也已经是深夜,经过一路上讨论的结果,比起明显有问题的村庄,众人决定不如选在离村庄有段距离的地方扎营,虽然有受到野兽侵袭的可能,也好过被村民围攻的下场。

 

绕过村庄,她们在东面的森林里寻了个较宽敞的地点,搭起一个简易的四人用帐篷,在确认过四周没有魔物或野兽出现的迹象后,三人决定轮番进行守夜。

 

在寂静的黑夜里,只有柴火霹哩作响的声音,当Blake睁开眼睛的时候,她知道自己睡过头了,从身体的恢复状况来看,她最少多睡了一个小时。

 

「妳应该叫醒我的。」走出帐篷,Blake对着在自己之前值夜的Weiss说道。

 

「妳昨晚根本没睡吧?靠飞艇上那点睡眠根本不够,而且妳等等天还没亮就要先潜入村子里搜查,趁现在多睡一点有什么关系。」状似无聊地用树枝翻动着火堆里的柴火,Weiss心不在焉的回答。

 

看着有些恍神的Weiss,再看看眼前燃烧着的火堆,正确地说是数量过多的柴火,Blake有些明白原因。

 

「Weiss,妳在生气。」 

 

「我?我有什么好生气的?」突然被这么说,Weiss语调尖锐地反驳。「虽说让妳独自进行调查这点有些不满,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我跟Ruby跟过去也只会妨碍妳,但我们也会用我们的方式去搜集情报,我根本没有生气的必要。」

 

「不,不是针对我。」略为思考了一下,Blake继续道。「是因为Yang吧。」

 

面对Blake了然的眼神,Weiss原先的否定都哽在喉咙,最后化为叹息。

 

「我只是……想到那家伙现在或许正一脸兴奋地享受着迫近的危机,就觉得替她担心的自己像个傻瓜一样。」

 

凝视着眼前燃烧着的火焰,Weiss的思绪飘向过去的某个时间点……

 

 

 

「Yang!妳这个疯子!」好不容易将魔物驱离,Weiss忍不住对正躺在地上的Yang发难。

 

「我怎么了?」Yang觉得自己很无辜,因为天灾而造成魔物大批涌入这种事跟她没半毛钱关系,为了帮助村民撤离,自己作为诱饵引开部分的魔物,这是经过众人讨论之后决定的事,而她自认也做得很好,那Weiss到底为什么对她发脾气?

 

「不这样就不是Yang了!」Ruby一脸引以为傲,彷佛疯子是什么称赞人的词汇一样,这让Yang怀疑Ruby的语文教育哪里出了问题……

 

「呃……Blake……」实在搞不清楚这什么状况,Yang坐起身向搭档投去询问的目光……

 

「妳知道我们找到妳的时候,妳是什么表情吗?」叹了口气,Blake无奈地回道。

 

OK,她想她知道问题在哪了……

 

「很明显吗?」揉了揉脸颊,Yang小心翼翼地询问。

 

「就差没笑出声来了!妳脑袋里到底在想些什么?要妳引开部分魔物,谁叫妳把大半都拦下来了!而且面对这成堆的戮兽,妳还笑得像是刚拿到什么新玩具的小鬼一样!妳的神经到底是怎么长的!?」Weiss一边连珠炮似的轰炸,一边用手指不停戳着Yang的眉间。

 

「呃……我觉得我可以应付啊……痛,Weiss……妳别再戳了……唔……反正不管是什么表情都改变不了状况,那就笑着面对不是比较好吗?Weiss妳也笑一个嘛~老是皱眉会老的快喔!」Yang说着并试着在Weiss脸上拉出个笑脸,作乱的双手才刚碰触到脸颊便被Weiss给拍掉。

 

「才不是这种问题……」Weiss小声地回道,紧皱的双眉仍没有松开。

 

 

 

「那家伙……她是真的发自内心在享受那种生命受到威胁的瞬间,这样下去她迟早有一天会为了追求那种刺激感而玩掉她的小命!」将手中树枝扔进火堆中,Weiss转身对Blake继续道。

 

「每次这种时候我都搞不懂Ruby,居然放任她这种行为,那是她姊姊啊!真是……说到底我为什么要操这个心啊!?那种完全不懂别人心情的家伙!」与Weiss气愤的语气相反,深埋在双臂中的脸庞浮现出的是泄气与无奈。

 

伸手揉了揉Weiss的头顶,Blake少见的露出了微笑。

 

「Yang明白的,Ruby也很清楚这点,事实上到目前为止她还不曾主动让自己陷入危险的状况,不是吗?」Blake轻声说道。

 

「就像妳对Ruby说的,Yang不会有事的,我们该做的就是调整好自己的状况,然后尽快和她会合……」

 

‘啪’一声,那是两手拍上脸颊的响声,对于Weiss突然的这个举动,就连Blake也惊得睁大双眼。

 

「好!我去睡了,晚安。」没等对方反应过来,Weiss径自钻回帐篷之中。

 

Blake说得没错,再说Yang出了事受到打击最大的人就是Ruby,她不能再让自己的不安影响同伴,收拾好自己的心情,Weiss努力让自己沉入梦乡。

 

 

 

 

萧条,这是踏进这个小村庄后,Weiss唯一的感触,空无人烟的街道,老旧破败的木屋,死寂一般的空气,虽说现在是清晨的时刻,但也太过荒凉,若不是那些隐藏在门后的视线,她都要以为这是哪个废弃的村落。

 

「看来我们很不受欢迎啊。」看了看四周紧闭的门窗,Ruby轻声说道,这类封闭的小村庄排斥外来者的行为并不少见。

 

「这也没办法,他们没有拿着武器出来赶人已经很不错了,再说如果他们热烈欢迎才让人担心。」无视周遭传来的警戒视线,Weiss也小声回应。

 

选择几间有人气的屋子敲门,响应她们的仍然只有沉默,重复试了几次,对方显然没有开门的打算。

 

「直接破门冲进去?」

 

「妳是哪里的恐怖份子吗?」对于Ruby的提议,Weiss回了个白眼。

 

虽然两人之所以大摇大摆地走进村庄,为的就是吸引村民们的注意,好方便Blake在暗处行动,但若是做过头引起什么不必要的反抗就麻烦了。

 

「看看没人的屋子进不进得去吧。」

 

既然从村民身上打听情报这点办不到了,接下来就是去调查失踪者的住处,看看能不能有什么发现,打定主意的两人分头对那些没有人气的屋子进行确认。

 

Weiss走向了离她最近的一间木屋,门是上锁的,从窗户看进去屋内的摆设相当整齐,没有异常的地方,正当她考虑是否要破坏门进去时,在隔壁查探的Ruby传来了呼唤。

 

「Weiss!这里,这间房子没锁……唔哇!」

 

「Ruby!」

 

听到同伴的惊叫,Weiss急忙跑向一旁木屋的门口,看到顶着满头蜘蛛网瘫坐在地的Ruby,顿时觉得有些无奈。

 

「都跟妳说了多少次,不要老是这么冒冒失失的。」虽然语气责备,但Weiss还是帮忙清掉沾黏在对方发上的蜘蛛网。

 

「里面又没人,我没想那么多……」Ruby感到有些委屈。

 

清除了门口的蜘蛛网,两人走进这间格局简单的小木屋,一进门的客厅分别通往厨房和卧室,厚重的灰尘与蜘蛛网都显示出了长久无人出入的事实。

 

屋内没有发生过争斗的迹象,木制的桌椅整齐的摆在客厅,一旁的柜子零散地放着些杂物,门窗没有受到破坏的痕迹,也许受害人是在外出的时候被袭击?这么思考着,Weiss转身进了卧室。

 

卧室里的摆设同样简单,一张单人床、一张书桌和一个书柜,吸引住Weiss目光的,是彷佛嘲笑Weiss方才的想法一般,静置在床边的轮椅。

 

若是屋主需要藉助轮椅才能行动,那根本不可能自行外出,放置在书柜中的相册证实了这点,剩下的可能性就只有绑架了,而且很可能是熟悉的人。

 

「妳发现什么了吗?」走出卧室,Weiss询问着刚从厨房里出来的Ruby。

 

「唔……食物都没了。」

 

看着Ruby深表遗憾的表情,Weiss慢慢抽出腰间的柳叶白菀……

 

「等等!等一下!Weiss妳冷静点……」察觉到对方的眼神有些危险,Ruby急忙解释。「一般人家里都会准备些食物的吧!再说这里离城市这么远,好歹也该有些腌制品之类能够保存的东西。」

 

「嗯……听起来有点道理。」将柳叶白菀收回腰间,Weiss思考了一下瞇着眼继续问道。「妳真不是想找东西吃?」

 

「当然!我在怎么爱吃也不会随便捡来路不明的东西吃的。」觉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侮辱,Ruby郑重提出抗议,不过Weiss的反应却是露出明显质疑的眼神。

 

「去下一个地方吧。」

 

「呜……我才不会……」觉得自尊心严重受创的Ruby喃喃自语着辩解的话语,但还是乖乖跟在Weiss身后。

 

两人接连调查了几间空屋都是相似的状况,屋内都没有受到破坏的迹象,至少村庄受到魔物袭击这个可能性可以排除了,接下来就是去教会找那名委托的神父,看能不能套出什么有用的讯息。

 

教会的位置位于村尾地势最高的地方,一眼望去很轻易就能找到,大概是为了方便信徒随时进入,大门维持敞开的状态,整齐排列的长椅上已积了一层灰尘,看来这新任的神父对于整洁并不重视,信徒也少得可怜。

 

「什么人?」推开侧边木门进来的是一名年约三、四十岁的中年男子,漆黑的神父装穿在身上有些松垮,紧皱的双眉显示出对两人的不欢迎。「妳们不是本地人吧?有什么事?」

 

如此露骨的敌意另Ruby和Weiss有些不快,不过鉴于对方极有可能是最后见到Yang的人,Weiss还是努力让自己保持亲切友善的笑容。

 

「我们是Yang的朋友,之前在电话里也向您询问过,事实上她自从接了委托之后就没回来了,您是否有听她提起过什么?」

 

「不知道!不知道!」男子不耐地摆手。「我已经说过,她在三天前就离开这里了,说不定是跑到哪里去玩了吧?妳问再多次我也没有可以回答妳的。」

 

看着对方赶人似的举动,Ruby考虑是否要掏出新月玫瑰来帮助沟通的进行,应该说她已经准备这么做了,若不是Weiss及时拉她衣袖示意她不要轻举妄动的话。

 

「那么我换个问题,请您告诉我们关于这次委托的情况和Yang的处理方式。」

 

「妳问这做什么?事情都已经解决了。」

 

「只是以防万一的业务询问罢了,毕竟若是再发生失踪事件您也很伤脑筋吧。」

 

Weiss尽量让自己保持礼貌平和的语气,同时不放过对方任何一个眼神动作,即使她现在非常想抽出柳叶白菀在对方身上捅几个洞……

 

「妳这么说也有道理,不过就是有些山里的魔物冲进村庄带走村民,那些魔物都已经被那个猎人解决掉了,我想是不会再发生失踪案件了。」

 

「是吗……我明白了,我们会去其他地方找看看的。」

 

告别了神父,两人踏上了离开村庄的道路。

 

 

 

「连我都看得出来那个神父在说谎,村子里根本没有半点受到魔物攻击的样子。」对于神父含糊的说词,Ruby感到非常不满。

 

村子里的建筑都是老旧的木造房屋,受到破坏一定很明显,就算修复过也会有修补的痕迹,但这些都没有在任何一间屋子上看见。

 

「要我说就该用新月玫瑰刷得一下再咚得让他乖乖吐出实话,妳为什么阻止我?」Ruby一边比划着挥舞镰刀的姿势一边向Weiss抗议。

 

「问题是那个人到底知道多少,若是他什么都不知道,无谓地引起骚动只是浪费时间。」

 

Weiss没有说出口的是,对方的态度让她感觉到某种违和,对于在充斥着谎言的环境下成长的Weiss而言,辨别谎言的准确率可以达到九成了,但直觉却告诉她那名神父并没有说谎,明明内容是如此地漏洞百出……

 

如果不是神父的说谎技巧太过高超,就是他并不觉得自己在说谎。

 

「离正午还有段时间,我们去西面的森林调查看看吧。」

 

「对了!还有守夜用的树枝可能不太够,真是奇怪,昨天我明明记得准备了很多的,这次妳也要帮忙捡喔。」过去这种杂活一直都是Ruby和Yang在做的,现在Yang不在,Blake也还没回来,只能找Weiss了。

 

「呃……不过是捡个树枝嘛,有什么问题。」虽然不情愿,但因为心虚加上没有其它选择的余地,Weiss即使有再多不满也只能吞进肚子里,不过……

 

「Ruby,妳的披风借我一下。」

 

「咦?可以是可以,可是妳要做什么?啊!住手!」

 

看到Weiss将她的宝贝披风拿来当包袱巾装枯枝,Ruby忍不住尖叫。

 

「反正妳带了好几件不是吗?这样拿起来方便,也不会弄脏衣服。」露出一脸满意的表情,Weiss回道。

 

「妳也可以把妳的外套脱下来装啊!」

 

「我的外套是白色的,弄脏了很容易就看得出来,所以不行。」

 

「唔~啊~」抑制不住怒气,Ruby抽出新月玫瑰斩向一旁的树木。 「我到左边去看看!等等在这会合!」指着无辜受害倒下的那棵树,Ruby怒冲冲地向另一边走去。

 

「真是……不管几岁都像个孩子一样。」虽说分头行动不是个明智的选择,但不给点时间让她冷静一下又会很麻烦,只是一下子应该没关系吧,如此想着,Weiss走向了右侧的树林之中。

 

一边将看起来较为干净的树枝置入披风内,Weiss一面留意着四周的状况,刚入秋的森林染上些许昏黄,如同那个人的发色一样……

 

「好歹留点线索啊……」叹了口气,Weiss忍不住低声抱怨。

 

说起来……村子里根本就没有战斗过的迹象,她不认为那些村民会有让Yang连反击的机会都没有就能加以制伏的手段。

 

使用药物?不,在开启aura的情况下多少还是能压制药效发作,在这段时间内还是可以做出反击的。

 

利用幼童或老人攻击?这虽然能使人放松戒心,但她不认为那些人能对Yang造成实质伤害。

 

人质?虽然Yang对于幼童或老人很温柔,但也不至于到为了陌生人赔上自己性命的程度。

 

设置陷阱?这可能性倒是高了些,不过这样村子里应该会留下些设置过的痕迹,至于那些不会留下痕迹的小陷阱根本不用考虑。

 

还是……Yang出事的地点根本不在村庄?想到这里,Weiss捡拾柴火的动作不禁顿住。

 

像是在响应Weiss的思绪一般,远处的枪声响起。

 

「Ruby!」

 

抓着装着柴火的包袱,Weiss急忙向声音的来源飞驰而去。

 

章二 ~ 完


章一  失踪<<     >>章三  魔物

热度 20
时间 2015.06.29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