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WBY】阳光消逝-章一 失踪

「Ruby!我都说不要了!」有着银白色长发的女子气愤地向友人提出抗议,双颊因激烈地运动而显得异常的红润。

 

「有什么关系嘛!Weiss,不然就当陪我最后一次?」带着红色兜帽的黑发女子带着恳求的语气询问同伴,手上的动作依然没停下。

 

「妳上次也这么说!最重要的是这对我不公平。」Weiss仍旧坚持抗议到底,捍卫自己的权利。

 

「欸~怎么这样……」Ruby露出了明显失望的语气,但手上的新月玫瑰速度却依然不减,在魔物群中上演华丽的圆舞曲。

 

「跟妳比谁砍倒的魔物比较多,我是疯了才会做这种事。」与同伴简单快速的攻击方式不同,Weiss巧妙地应用走位与牵制,将数只魔物集中于一处,再一口气将其焚烧或冰冻。

 

「可是你上次就和我比了……」Ruby小声地嗫嚅着。

 

「闭嘴!」回想起自己因为禁不住搭档苦苦哀求的眼神,一时脑袋烧坏了答应这种事,Weiss忍不住将怒气发泄在眼前的魔物身上。「总之下次和委托人商谈任务的详细过程这类杂事就交给妳了,别想再用什么游戏的赌注当借口赖在我身上!」

 

「呜……可是我不擅长这种事,妳又不是不知道……」解决了最后一只魔物,Ruby继续用着哀怨的眼神凝视着Weiss。

 

冷静……要冷静……不能再惯着她了……Weiss在心里对着自己说着,同时若无其事地回避来自同伴的视线。

 

「正是因为不擅长才需要练习!总之这事没得商……」Weiss的话语断在空气中,淡蓝色的瞳眸凝视着空中的某一点。

 

「Weiss?」注意到同伴的异样,Ruby也往相同方向看去,铁灰色的天空中,一艘飞空艇正向着这里靠近,Schnee家的家徽在云雾中显得若隐若现。

 

Weiss蹙起双眉,若是Schnee家出了状况,自己肯定会先接到通知,但自己的手机里却没有任何相关的来电讯息,而非Schnee家的人却有办法调动自家的飞艇的,也只有那两个人了……这是之前商量好在紧急时刻运用的手段,为了在最短的时间内聚齐所有人……

 

说不出的不安从心中涌现,Weiss的脸上却没有显现出任何表情,在登上飞艇前的极短时间里,Weiss用最快的速度将目前任务的后续处理工作交托给其他人代理。

 

率先跳上飞艇,Ruby急忙环视内部,黑发女子凝重的表情映入眼帘,而到处都没有看到那熟悉的金发女子的身影……

 

「Blake,发生什么事了?有紧急任务吗?Yang呢?她先去探情况了吗?」在面对着Blake一侧的沙发上坐下,Ruby发出一连串的询问,Blake虽然瞄了她一眼,却没有做出回应。

 

直到随后进来的Weiss在Ruby的身旁坐下,Blake才开口说出目前的状况。

 

「Yang……失踪了。」

 

 

 

突然的消息炸得两个人都有点愣,首先浮现的情绪倒不是担心而是困惑,因为这个同伴说风就是雨的性格,常常心血来潮被卷入什么事件或跑到什么地方闲晃,因而失踪个一两天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但这点Blake应该也很清楚才对……

 

「大概在一周前吧……」无视两人疑惑的目光,Blake开始说明起整个事情的经过……

 

「委托?可是我这边的状况还要再花上几天才能处理完。」Blake无奈地对着手机另一端的同伴说道。

 

虽然目前弗纳人与人类之间的关系已经和缓许多,但偶尔还是会有冲突的情况发生,而过去与弗纳人接触的特殊经历,使得自己时常接到这类从中调停的委托,虽然危险性较一般处理魔物的工作低,但却很麻烦。

 

「是有几名村民失踪的案子,我查过当地之前的委托纪录,大约一个月前也有类似的案件,犯人是一群贝奥狼,估计是当时的后续工作没有处理好吧。」手机另一端的女子语调轻松地回应,靠近边境的村落偶尔会有这类案件发生,因为离戮兽的领土太近而有人受害,这明显算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通常的处理方式便是将过于侵犯人类领土的戮兽清除,然后设下些陷阱防止它们再度靠近,最后再回报给猎人的管理总部,让他们定期派人来巡视。

 

「总之我先去看看状况,若真的只是些收尾工作,在妳来之前就可以解决了。」

 

「Yang,妳可别一个人乱来。」

 

「我知道,如果情况有变我会通知妳们的。」

 

切断通讯,Blake并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自己的搭档自己最清楚,虽然偶尔有些冲动,但还不到失去理智的程度,乍看之下虽然有些随便,但该认真的时候也绝不马虎。

 

更何况这只是一起很普通的案件,过去的处理纪录还很新,估计情况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就算交给新人来解决也没什么问题。

 

应该没有自己出场的余地吧……Blake在心里这么想着,直到昨日回到那间四个人一起居住的别墅,她才发现──

 

情况开始有些失去控制。

 

「Yang的手机完全联络不到人,我打了无数次都是关机状态,委托人那边我联络过了,对方声称Yang在两天前就已完成委托离开。」Blake的语气显得有些疲惫,眼下的青痕在白皙的肌肤上显得格外明显。

 

「我查了当地空港的出境纪录,里面没有Yang的名字,不仅如此……」将计算机的显示器转向Ruby与Weiss,Blake继续说明。

 

「……里面同样也没有一个月前解决当地案件的猎人的名字。」

 

屏幕上显示的是空港的出入境纪录,以及两名猎人的相关资料,这是一对猎人夫妻,根据纪录显示,这两名猎人在完成一个月前的委托后就没有再接过任何委托案件。

 

「根据认识他们的朋友表示,那对夫妻偶尔会在解决任务之后四处游玩一阵子,所以他们并不太在意,我已经拜托他们在联络上对方之后立即通知我们这边。」

 

深吸一口气,Weiss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失踪的猎人……完成的委托……是完成任务后遭遇了意外?还是从一开始委托就是个幌子?

 

「总部那边怎么说?」Weiss进一步问道。

 

「目前还不能确定是意外还是别的什么,总部那边不会有任何动作,不过要我们定期保持联络。」

 

听着Weiss与Blake一来一往的讨论,Ruby完全插不上话,直到现在她还是没有实感,她无法想象,那个Yang遭遇意外或是被绑架的样子……

 

「噢!」突然一个暴栗砸下,Ruby有些傻愣地看着手半举在空中像是要再来一记的Weiss。

 

「回神了吗?」

 

「妳做什么突然打我!?」

 

「妳想摆那张被遗弃的小动物的表情到什么时候?Yang的实力妳应该是最清楚的吧!她不会有事的。」

 

「这不用妳说我也知道!我只是肚子饿了!」不想承认被说中心事,Ruby大声地响应以掩饰自己的心虚。

 

「那样最好,妳最好现在就去大吃特吃,然后撑破妳的肚子!还有Blake,离到达目的地还有时间,妳先去睡一觉。」将Ruby推向一旁放置食物的柜子,Weiss转头对Blake说道。

 

「我还想查些事。」

 

「当地的案件纪录对吧,这个由我来查,妳再不去睡,在找到Yang之前妳就会先累垮妳自己。」

 

虽然还有些在意的事,Blake思索了下还是决定听从Weiss的提议,她现在的确需要休息。

  

 

 

「为什么要查案件纪录?」抱着一大堆饼干,Ruby坐回Weiss身旁。

 

「妳忘了上一次找Yang搭讪的人的下场了吗?」 

 

「妳是说那个捻起落在Yang肩头的头发,却被当成弄断头发的犯人一拳打飞的家伙吗?」那真的是个无辜的家伙,Ruby忍不住在心里默哀了一下,那之后Yang被带进了警局,好在对方并没有继续追究的打算,因此很快就和解了。

 

「没错,所以Yang也有可能在某个警局等着我们去认领,Ruby妳重死了!不要靠在我身上!」

 

虽然这么说,但Weiss并没有伸手推开Ruby,Ruby也很干脆地忽视Weiss的抗议,专注地填饱自己的肚子,短暂的沉默降临在这作为客厅的小空间里。

 

「没有……」

 

对于这个结果两人都不意外,如果Yang真的在警局,她们一定会收到通知,Yang也不会不和她们连络,之所以调查也只是为了抓住最后一丝希望,希望这一切只是场闹剧,虽然会令人生气,也好过真的发生什么……

 

突然间某个思绪从脑海中一闪而过,Weiss重新注视着那些案件纪录……

 

「发现什么了吗?」注意到Weiss突然专注的神情,Ruby也跟着紧张起来。

 

「失踪的案件是真的存在的,而且很可能持续在发生。」

 

「唔……可是Yang不就是为此才去调查的吗?Weiss妳傻了……呃……」看着Weiss的纤纤玉手绕上自己的脖子,Ruby有种不好的预感……

 

「Ruby……妳是一天不惹人生气几次就不痛快吗?」

 

「咳呃……投降……我投降!不要勒我脖子……」

 

「我会解释给妳听的,所以先乖乖闭嘴,好吗?」

 

看着隐隐散发杀气的搭档,Ruby乖巧的点了头,她怎么觉得Weiss越来越暴力了……明明一开始还不会这样的,虽然会发脾气,但也不到这种二话不说就动手的程度,原因到底出在哪?噢~一定是Yang带坏她的。

 

深以为自己找到真相的Ruby,完全没发现自己偶尔让Weiss抓狂的言词才是真正的元凶……

 

「妳看,左边的是一个月前的失踪案,右边这里是一周前报的案子,妳仔细比较看看就会发现疑点了。」

 

疑点?呃……两件案子看起来几乎完全一样,都是连续有村民下落不明,地点也同样都是北边靠近山区的那个小村落,哪里有什么问题?真要说区别的话,就是发生的时间不同,发现者不同,还有之后那个案子的失踪人数多了点……人数?

 

「Weiss,妳是想说……虽然之前宣称事件已经解决,其实失踪案一直不断在发生,只是没有通报而已,直到一周前某个人将这件事翻了出来?」

 

「没错,妳看,发现者是两周前刚到当地赴任的神父,虽然我们不知道村民为何要隐瞒有人失踪的事,但是这位新来的神父并不知情,因而通报并委托猎人来处理。」

 

「那他对Blake说委托已完成是……」

 

「八成也是在说谎吧,原因也许和村民们压下失踪案的理由一样,不论如何,我们都必须去见一见这个委托人才能进一步判断状况。」

 

将自己的身体沉入沙发中,Weiss感到有些疲惫,就算知道那个村庄有问题,但是什么问题却一点线索也没有,呈现在眼前的仍只是一团疑云,难以言喻的焦躁感充斥在胸口,她现在真的有些佩服起持续调查一整晚的Blake了……

 

感觉到右手掌心传来的温度,Weiss看了眼一旁同样靠着沙发的Ruby,对方的眼神并没有投注在自己身上,但她知道Ruby是在注意着自己的……紧了紧右手的力道,连Weiss自己也不明白这是为了安抚搭档的情绪,还是想从中汲取一点令自己平静下来的力量。

 

「真是会给人找麻烦,等Yang回来后一定要让她付出代价,就让她当我逛街时的搬运工一个月……不,这样有点太便宜她了……」

 

「欸~那我要让Yang煮好多东西给我吃,之前听Ren提过他故乡有个叫做满汉全席之类的料理听起来好像不错。」

 

「干脆这件事结束之后就先把猎人的工作放一边一起去哪里玩吧。」Blake清冷的声音打断了两个人的讨论。「至于行程规划、旅费等所有杂事都交给Yang去负责。」

 

「赞成!我们有好久没一起去旅行了,我有好多地方想去呢!」Ruby高兴地举起双手欢呼,她一直想要一趟美食之旅,如今可以如愿以偿,还不用自己出钱,这简直是太完美了。

 

「妳才躺没多久吧,是我和Ruby吵到妳了吗?」

 

「不,我这样已经够了。」并不是逞强,而是过去的经历练就了这身用最短时间调整身体状态的本事,虽然体力还没完全恢复,但一般行动已经足够。

 

「把妳们刚刚调查的事告诉我吧。」

 

时间拖得越久,Yang的状况很有可能就越危险,这是与时间的竞赛,必须在到达之前尽可能地拟定好搜索对策,只要──

 

事情还没发展到最糟糕的状况的话。

 

章一 ~ 完


序<<       >>章二  村庄

热度 25
时间 2015.06.29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