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闺蜜】Forever

「真是无聊。」将一本书往桌上随手一扔,蕾米莉亚的声音难掩不耐。

那是一本最近在人里十分畅销的小说,内容大致是讲述为了改变女主角死去的命运,男主角无数次改变过去终于成功的故事。

命运这种东西她随便打个喷嚏都能改变,她实在不明白这种事有什么好感动的。

「真搞不懂这种东西怎么会这么受欢迎?」将杯中的红茶一饮而尽,郁闷的心情总算是舒缓了点。

本 来是为了排遣无聊的东西,虽然说一开始看无能的人类苦苦挣扎还挺有意思的,就像看一个人为了一加一这个再简单不过的问题苦恼不已,用着重重论证反复检验之后总算得到了二这个答案一般,愚蠢的令人发笑,但是这种心情也仅限于最初的时候,之后涌上的便是无止尽的无趣感,以及自己居然会用这么无聊的东西来排遣无 聊的烦闷。

「也许是因为对人类而言,这是件难以达成的事吧……嗯,一般人类。」稍微停顿了一下,帕秋莉强调。

「说到底这世上本来就没有什么无法改变的事,居然会因为这种事情感动,人类果然是些愚蠢又无聊的生物。」无趣地用指尖轻敲桌面,她注意到对面的魔法使突然从书中抬起头,直直地盯着她看。

「怎么?哪里不对吗?」想了想,蕾米莉亚接着补充。「当然,我说的是一般人类。」摊了摊手,毕竟有几个的确挺有意思。

「如果说有呢?」

「什么?」

「无法改变的事。」阖上手中的书本,帕秋莉看向了对面的吸血鬼。

「怎么可能有那种事。」蕾米莉亚摊了摊手,无法理解眼前的魔法使到底想说什么。

「来打赌怎么样?」

「哦~」感觉事情变得有趣了起来,幼小的吸血鬼露出了嘴角的虎牙。「说说看。」

「明天的这个时候,如果你能找到我们都认同的无法改变的事,那么就算我输,反之就算我赢,当然之后我也会公布我的答案,如果你不认同同样算我输,而赢家可以要求输家替自己完成一件事。」

「嗯……虽然不知道你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不过闲着也是闲着,这游戏我就接受了。」不管对方在打什么主意,她相信自己都有办法将之击溃。

「不需要等到明天,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我的答案。」小小的身子矗立在魔法使的面前,俯视着坐在椅子上的魔法使。

「话先说在前头,万物皆会改变便是无法改变之事,这种诡辩我可不会接受。」

短暂的沉默降临在图书馆偌大的空间之中,魔法使又拿起书开始翻看起来,一丝汗水从吸血鬼的额角滑落……

「咲夜。」良久,吸血鬼才从桌子上爬下来开口。「准备出门。」

「是。」

大步扬长而去,只留下门扉关闭的声音空洞地回响着,魔法使将手伸向桌上的白瓷茶杯,缓慢地啜饮着杯中的残液,品味似地露出了微笑。

   
   
   

「无法改变的事?」

红白的巫女疑惑地看着眼前娇小的吸血鬼,忍不住开口说道。

「你们到底是有多闲……」

「灵梦你没资格说这句话吧!」

瞪了一眼这个擅自跑到别人家闲晃的黑白家伙,灵梦思索了片刻。

「嗯……太阳从东边……」

「别说东边了,永夜异变的时候根本连升都没升。」没等对方说完,魔理沙拿了个仙贝打断道。

听着耳边喀滋喀滋的脆响,灵梦的眉毛抽了两下。

「呃……幻想乡里面不是很多吗?永远生命的妖怪什么的。」

「其实也不完全是这样吧,如果说有个强大到能破坏『不死』这一法则本身的妖怪的话……」啃完了手中的仙贝,魔理沙伸手继续向下一个迈进。

「吵死了,话说你别擅自吃别人家里的东西啊!」将伸向仙贝的魔爪拍掉,灵梦直接移开盛放着仙贝的盘子。

「只不过是片仙贝而已嘛!大不了我下次来的时候补一包给你。」魔理沙的话语刚落,仙贝马上被推到眼前。

「请用,还有茶也顺便带几罐过来。」正好快没了,这样还可以省下去买的功夫。

「灵梦……你呀……」

「我知道了。」交叉着两手摆放在嘴前,专心听着两人对话的蕾米莉亚总算开口。「不会改变的事。」

慢慢伸出一只食指指着眼前的巫女,蕾米莉亚宣告一般地说出她的结论。

「灵梦的贫穷!那便是永远无法改变之事。」

「噗哈哈哈哈!蕾米莉亚这个好!」

「你们全都给我滚啊!!!」

伴随着一声巨响,红色、黑色、蓝色的光芒飞向天际,红白的巫女看了看天花板的大洞搔了搔后脑杓。

「修理费的账单就寄到红魔馆好了。」

 
  
  

「你的话应该知道吧,月亮上的家伙。」

「难得的稀客还以为什么事情呢,不过这种问题你居然不是第一个来问我。」优雅地坐在木制的长廊边,有着一头乌黑长发的月亮公主正吃着团子赏月。

「反正有的是时间,就到处问问了,毕竟一下子就找到答案也很无趣吧。」

「结果尽是些令人无语的答案呢。」一直陪伴在一旁的咲夜苦笑。

「哦~我倒是很好奇其他人都说了些什么?」

「像是某幽灵公主的食欲啊,某间隙妖怪的年龄之类的,真是的……这幻想乡就没有其他像我一样正经的家伙吗?」

「咳咳……是呢……」仍保持着微笑,辉夜决定跳过这个话题。」虽然我也想说句辛苦了,然后认真严肃地宣告答案……」刻意喝了口茶卖了个关子,辉夜放缓语调诉说道。

「很遗憾,我这里没有可以回答你的答案。」

「哈!?」蕾米莉亚扬起右手,危险的能量在掌心聚集,鲜红的眼瞳散发着凛冽的光芒。「你在愚弄我吗?」

「而且别说是答案了,你根本连问题本身都没弄明白啊……」带着叹息,辉夜的目光看向远方红魔馆的方向。

「别开玩笑了!这么不清不楚的谁听得……」

「我知道了!…………………啊。」

「咲~~夜~~」蕾米莉亚几乎是咬着牙喊出来的。

「看来好像有人听懂了呢!」端起放在一旁的茶杯,辉夜笑道。

「诶……呃……这个……我刚刚有说什么吗?」笑着打迷糊仗,咲夜思索着要不要先暂停一下回馆里避难……

「算了,这次就放过你,还不告诉我怎么回事。」

面对蕾米莉亚的催促,咲夜露出了窘迫的神情。

「这个……」考虑了片刻,她直言道。「很抱歉,就算对象是您……不,正因为对象是您,所以请容我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明明是处于微凉的深夜,衣服却被汗水浸湿了大片,黏在背上令咲夜有些难受,不过最令她难受的,还是面对眼前这个红色恶魔的怒火这件事。

如果可以的话她也不想这样,可是……如果让她来回答那就没有意义了……

「哈~啊~唔……」完全无视紧张的气氛,辉夜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我说你们能不能回去再继续,看要打架还是要做什么随便你们,这里要打烊了。」

团子也吃了,茶也喝完了,看起来好像也没她的事了,把这两个家伙赶出去她就可以好好地睡一觉了。

「啧,这笔帐之后再算。」

「打扰你们了。」

欠身行了个礼,咲夜转身追着蕾米莉亚的背影离开了竹林。

 


蕾米莉亚的卧房里,帕秋莉看着明显处于不悦状态的吸血鬼。

「看来不太顺利的样子,游戏还继续吗?」

「你在开玩笑吗?我可是蕾米莉亚.斯卡雷特,我的字典里才没有放弃这两个字。」

预料之中的反应呢……帕秋莉浅笑着。

「也许你的字典该更新一下,不过那种事就先放一边吧,所以呢?你的答案是?」

「哼哼,虽然绕了一大圈,可是我总算是明白了,原来答案就在离我这么近的地方。」

「哦~」

「答案就是芙兰!我亲爱的妹妹,这是不管过了几千几百年都不可能改变的事!」将双手交叉于胸前,蕾米莉亚自豪地说道。

「妹妹……呢……」

看着若有所思的帕秋莉,连蕾米莉亚也有些不太确定了。

「怎么?你想说什么?」

「不是有那种事吗?断绝关系之类的。」

「呜!」感觉一只利箭穿过心脏,蕾米莉亚摇晃着一手撑在桌上。

「不是有个现成的范本吗?她最近常常往这跑吧。」

「呃!」又一箭穿过,蕾米莉亚摀着胸口。

「说起来妹妹大人是不是越来越常用那家伙来称呼你了?而且也越来越不把你当姐姐看了?」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再也按耐不住,蕾米莉亚大喊。「加强馆里的对老鼠结界!还有告诉那个守门的最好皮绷紧一点,再让我看见有不该出现在馆里的生物乱晃就唯她是问。」

「是。」

仅一瞬,身后的女仆消失又出现,但蕾米莉亚相信她一定已经把事情办好了。

花了好一段时间平息怒火,蕾米莉亚从容地回身摆手道。

「嘛~第一回合就算我输吧!想要什么我都可以满足你,不过……下一回合你最好做好心理准备,不管你有什么样的答案别以为我会轻易接受。」向后靠着椅背,蕾米莉亚迫不及待地等着反驳对方的论点。

「很可惜,我的答案倒是挺简单的……」

将手中的茶杯放至一边,帕秋莉看着蕾米莉亚平静地开口。

「我会一直在这里,在有你在的地方,这便是我的答案,我不会让任何人来改变的答案。」

没有慷慨激昂地宣示,也没有深情款款地凝视,她只是用着再平常不过的语气,彷佛在陈述一件再寻常不过的事实。

蕾米莉亚张着嘴说不出半句话。

什么啊……这种事情……

伸出一手盖上似乎有些发烫的脸颊,她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

这种事……谁会知道……

你根本连问题本身都没弄明白啊。

问题不在于事实本身如何,而是她们两人之间彼此都能认同且认定这会成为事实。

「太狡猾了……」

这种事……她没办法去否定,或是说她也不希望去否定。

「看来……第二回合也是我赢了呢。」重新端起桌上的茶杯,帕秋莉心满意足地啜饮着仍然温热的茶汤。

出于某种不知名的情绪,蕾米莉亚总算开了口。

「我都不知道……原来你这么爱我。」

「咳!咳咳咳咳咳!」被突然的话语炸得外焦里嫩,不动的大图书馆此刻难得动摇的厉害。「你你你突然在胡说什么东西!?」

翻倒的红茶在淡紫色的睡袍上缓缓晕开,无辜的茶杯在地上化成碎片,蕾米莉亚起身来到帕秋莉的身边。

「真是的,如果扎伤了脚怎么办。」拦腰抱起,蕾米莉亚移开自己的『睡铺』,将帕秋莉置于床上。

你会飞也不用操心这种事吧……正打算抛出的话语被对方此刻的行为惊得抛在脑后,帕秋莉急忙换了话头。

「等一下,你在做什么!?」

「换衣服,难道你想穿着这身睡觉。」

听起来好像没什么不对──等等,这完全不对!

「为什么是你帮我换衣服!?而且这种事我回卧房再换就行了,蕾米!?」注意到对方此刻有些异常地急躁,帕秋莉焦急地制止。

蕾米莉亚置若罔闻,她现在当然不可能停下。

不管是鼓动的脉搏,涌上脸颊的热意还是喉间的干渴,任何一项都在催促叫嚣着要她加快手上的动作。

「咲夜。」将最后一件衣物抛给早已转过身的女仆,蕾米莉亚轻唤。

「我会明晚再拿替换的衣物过来,这段时间我不会让任何人靠近,小恶魔那边我会说明的。」

房门关闭的声音与语尾同时响起,帕秋莉此时才意识到自己到底干了什么,她不但放了火而且还烧了自己一身。

「不好好回报一下你的心意怎么行呢,你说是吧,帕琪……」红色的恶魔笑得魅惑,稚嫩的低语在耳膜上敲得酥麻,漆黑的翅膀如帷幕般垄罩着两人。

「今晚……就让我好好品尝一下吧……只属于我的永远。」

评论
热度(13)